關於部落格
Jack Frost x Elsa 大愛ヽ(*´∀`*)ノ
OP女王根本帥爆了!!

噗ID:chia_hua_69
P網ID:2306543
  • 46568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Vocaloid]-病愛- (レンリン) 鏡音生賀文


 
人類真可憐,RIN輕嘆了口氣。
「怎麼啦?」
LEN從後摟住了RIN的腰,頭親暱地靠在她頸窩上──這親密的動作讓她身子一顫,整個人變得僵硬起來。面對LEN這樣溫柔曖昧的舉動,怎麼還是無法完全習慣啊。
電梯的玻璃上倒映著兩張一模一樣的臉孔,如同鏡像般令人感到不可思議。
 
 
她醒來的那天,腦子一片空白,周遭的環境、眼前的少年全部都陌生得厲害,她感到害怕,身體本能地縮到床角邊,而那位少年掛起溫柔的笑容上前將她撈進懷裡安撫著。
「別怕,有我在。」
 
不知為何當她聽到這溫柔的話語後,身子也不再顫抖了。
她伸出手摸著少年的臉頰,在那深邃如似大海的眼眸裡,除了溫柔竟也滲透著哀傷,RIN感覺自己內心深處的柔軟被緊緊掐住般疼痛。「誰……
 
RIN看著從少年眼睛裡倒映出來的自己的臉──和那位少年完全是同個模子印出來的臉,她輕啟朱唇:「我是誰?」
 
「鏡音RIN,」少年笑得如沐春風,「是我最重要的人。」
 
 
2.音樂盒
 
兩人回到了屬於他們的地方,才一開門就迎面遇上了要出門的MIKU,後者愣了下,然後漾開笑容,伸手摸了摸RIN的頭:「歡迎回來,我正好要出門呢。」
不知為何也許因為都是女孩子的關係,RIN很喜歡和MIKU聊天,而MIKU也像大姊姊一樣對於什麼都不懂的她一直不厭其煩的教導。
 
「是預約的工作嗎?」
「是啊,今天的客人預約了四個小時呢,我得趕快出門了,再見。」
目送那藍綠雙馬尾的女孩離開,RINLEN進了大廳,與在場的人們禮貌地打了招呼。
 
「吃點東西吧?」
領著RIN在一處的沙發上坐下,LEN拿來置在桌上的菜單遞給了RIN
 
他們身為最終戰爭前科技達最高巔峰時所研究出來的人造人,不只擁有自由思考、人工智能,甚至其他的部位與人類相仿到幾乎就快成為人類的地步,他們能吃能喝,且有喜怒哀樂,也許唯一的不同就是體內的些許臟器依舊是機械維持運作而已。
 
RIN隨意點了杯橘子聖代就讓LEN去櫃檯點餐了。
一個人靜下來後她才發現另一側的單人沙發上坐了個女人。
記得LEN說過對方是叫巡音LUKA,似乎是個不愛說話的人,待人處事也都是冰冰冷冷的態度,既冷漠又高傲,總之就是不太好相處的傢伙。
 
LUKA原本只是垂著眼安靜地喝著自己的咖啡,幾秒後彷彿察覺了RIN的視線,她抬起那雙冰冷的眼與RIN對視,讓RIN頓時有些不知所措。
「說、說起來這裡的人造人好像都會唱歌呢。」
「哼。」LUKA發出嘲笑的冷哼,看RIN的表情就像在看個小丑一樣不屑,她什麼話也沒說,移開眼神,只是繼續品嘗她的咖啡。
 
「那是當然的,因為這裡是聚集了所有具備音樂天賦Vocaloid的『音樂盒』啊!」爽朗的聲音打破了RIN的窘境,只見有著翠綠短髮的少女笑著為她送上了份新樂譜。
GUMI!」RIN見來人馬上笑著迎了過去。
「呵呵,這是這月的新歌部分,在『上面的工作』之餘記得也要練習唱一下喔。」說完看了一副事不關己的LUKA一眼,也將她的那份遞給她:「我說LUKARIN只是喪失記憶又不是智能退化,能不能別那麼看不起人啊。」
LUKAGUMI的責備全視而不見,理所當然接下那份歌譜並自顧自地翻看著,那種自命清高的態度GUMI只得無奈地嘆口氣。
 
看場面冷下來RIN趕緊打著圓場:「喔,『音樂盒』啊……難怪這裡的人唱歌都唱得很好呢,也接了很多外場的工作……」想起剛剛遇到的人,RIN若有所思的低吟了下:「唔,不過MIKU真的很受歡迎呢……說起來每次客人預定的時間都那麼長,MIKU的『嗓子』能受得了嗎?」
 
此話一出,其餘的兩人皆帶著奇怪的表情看向她。RIN無辜的眨眨眼,「呃?我是指連續唱那麼久的話『嗓子』也會磨損的吧?」怎麼了?她說錯什麼了嗎?
GUMI尷尬地看向別處,反倒是LUKA無法自己的放聲笑了起來,直到LEN端著兩人份的餐點回來後才漸漸收斂下來。
 
「哈哈哈,別傻了妳。」LUKA平復了笑聲,雖然臉上帶著笑容,但看著RIN的眼睛依舊是滿滿的輕視:「我們雖然身為Vocaloid,但我們可不是只有提供唱歌的服務啊。」
「欸?」什麼意思?
 
聞言LEN狠狠地瞪了LUKA一眼,後者也識相的閉上了嘴起身離席,不過依舊笑得曖昧不已。
GUMI也以還要送歌譜為由離開了兩位,留下一臉茫然的RIN與黑下臉的LEN坐在沙發上。


3.雙人世界
 
RIN睜著大眼緊盯著LEN,不過後者完全沒神經似的,只是埋頭吃自己的餐點。
「吶,LEN。」
……
 
LEN當然不會不知道RIN想問什麼,但在這方面的事,他寧可RIN一輩子都不知道,永遠保持著那份純真就好。
沒錯,永遠什麼都不知道,永遠……
有些事,只要知道了就會改變一切,平穩的生活、相繫的感情全都會成為泡影。
 
LEN!」
面對RIN的緊迫逼問,他只好放下餐點,無奈地嘆口氣。
「妳是想問唱歌之外的『額外服務』是什麼嗎?」
RIN點頭如搗蒜。
「唔嗯……總之就是陪客人『玩遊戲』吧。」LEN已經很努力地模糊焦點,只見RIN聽得一知半解的樣子,他趕緊將未動半口的橘子聖代推到她面前:「快吃吧,都要溶化了!」
RIN對著她的聖代動了幾口後,咬著湯匙思考了下又發問:「那麼……都是在玩什麼遊戲啊?」
還以為已經結束話題的LEN聽了差點噎著:「這、這個因人而異啦。」
「喔……聽起來很有趣呢,玩遊戲什麼的。」她天真的笑了笑:「不過很奇怪呢,為什麼我們都沒有接到這些外場的工作呢?」
面對RIN可愛的提問,LEN但笑不語。
 
他當然不會告訴她。
 
為了斷絕他們倆會收到外場預約的可能性,他花了多大的工夫、背地裡做了多少染紅雙手的事情……
──敢企圖對RIN出手的人,他都會將對方碎屍萬段。
 
「因為我們不受歡迎嗎……」雖然話中有失落的情緒,不過RIN也不怎麼在意就是了,對於『外場的工作』她也僅止於好奇,並不到羨慕的地步。
 
──當然,若是RIN很想『玩遊戲』的話,她身邊這位鏡音LEN也十分樂意奉陪就是了。
 
RIN終於解決完她的聖代,LEN抽過張面紙為她擦拭了嘴角。
看著她吃完點心後一臉滿足的樣子很可愛,他忍不住在她額前偷親一口。
「走吧,一個星期了,我們該更新資料了。」
溫柔地牽起RIN的手,再次十指緊扣。
 
「更新資料的時候好無聊……」只能插著傳輸線,閉上眼等更新結束。
「那不然這次妳更新的時候,我在妳旁邊唱歌給妳聽怎麼樣?」
「真的?」看著LEN,她笑開了懷,「那LEN更新的時候,我也為你唱歌!」
「嗯。」
 
兩人有說有笑的,很快便走到了資料庫。
先讓RIN在一旁等著,LEN在控制面板前仔細地設定複雜的安全防毒程式,人造人在更新時若是沒有弄好這個事前步驟,在資料更新的過程裡很容易會被惡意程式干擾而中毒。
要是不幸中毒了,有現成的解毒程式還可救回來,然而若是沒有,那也只能聽天由命了。
 
LEN當然不可能讓RIN先試毒測風險,因此設定好程式後第一個先更新的都是他。
而這些背後複雜的嚴重關係RIN自然是不知情,對於LEN堅持要當第一個也沒有深問的意思,她乖乖地坐在床邊讓LEN枕著她的大腿閉眼更新。
正好手上有現成的新譜,她一手拿著歌譜一手輕輕撥弄LEN的髮絲柔聲地唱起歌來。
 
溫柔甜膩的嗓音在只有兩人的資料庫裡優美的回盪著。
 
 
4.子夜裡的淚水
 
晚上,稍早前因事出門的LEN回到了兩人的房間,RIN放下書開心的迎了上去:「歡迎回來。」
「我回來了。」LEN笑著溫柔地在她唇上啄了下。
 
「那上面的命令怎麼樣呢?」RIN接過LEN的外套,替他掛上牆邊。
「繼續搜尋V-02區。」他輕嘆了口氣:「說是要鉅細靡遺地,以防遺漏什麼寶貴現像。」
「喔……
看著RIN若有所思沉默下來的模樣,他愛憐地捏了下對方臉頰:「怎麼啦?在想什麼?」
「嗯……假如真的在『上面』找到了『動植物』這種生命體的話,我們就會搬遷到上面對吧。」RIN垂下眼睫,「那如果找到世界末日了都還沒找到的話,人類……不就永遠也無法重見天日了?」
 
「那也是他們咎由自取。」LEN輕輕地發出了聲嘆息,除為了人類的罪孽,更多的是為RIN的善良體貼。
「是嗎……
「別想太多了。」LEN領著她躺到床上,「該睡覺了,明天還要工作呢。」
熄了燈,LEN也躺上了雙人床,將RIN擁進懷裡並替兩人蓋上了被子。
不過RIN依舊毫無睡意,她靠在對方胸膛,水藍色的眸子眨了眨。
 
曾聽MIKU說過,距今好久好久的以前,上面的世界有著翠綠的草原、有著蔚藍的大海、更有著一望無際的蒼空。
真好,如果自己沒有喪失『日記』的話,自己一定也能輕易回想當時的畫面了吧。
「吶,LEN。」RIN雙手抵著LEN微微拉開一段距離,與他對視:「LEN會希望我找回『日記』,恢復記憶嗎?」
LEN的身子微微一震,不過也只有一下子,很快他又重新掛上笑容。
然而即使掩飾的再好,RIN還是發現了那一刻他的眼裡閃過許多複雜的情緒。
 
RIN就是RIN。」手指纏上她的髮絲,LEN深情地注視著她:「是我最愛的人,今後也不會有任何的改變。」
 
就像是避重就輕地模糊焦點似的,LEN的答案無非是願意接納失去過去的她,這個殘缺不全的自己。
 
RIN眼眶感到有些酸澀。
其實她又何嘗不想恢復記憶?
光想著LEN獨自一人擁有並承受他們倆過去共同的記憶,她就有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很難過很難過……因為假設某天換成LEN忘掉了自己和那些快樂的記憶,她肯定會難受到要崩潰的地步,彷彿自己被對方丟下了一樣,被遺留在過去裡。
 
只是想像,就有如此強烈的痛苦,那如果是親身體會此事的LEN呢?
 
「怎麼哭了?」LEN憐惜地吻去RIN的淚水,溫柔的聲線讓她落淚更兇。
「我……RIN摟住對方脖子,將臉埋進他胸膛:「我心疼你……
 
LEN的眼睛變得深沉,他更加用力地摟緊RIN,緊到像是要將深愛的人兒給柔進身體裡似的。
 
「我愛妳,RIN,真的很愛很愛。」
即使妳曾經拋棄過我也一樣。



5.生硬的謊言
 
清早,兩人盥洗完下樓。
沒理會相對以往有些熱鬧的大廳,LEN柔聲問著RIN想吃什麼。
 
「吐司加蛋,還有奶茶。」坐上沙發,她還有點睡眼惺忪地揉著眼、打哈欠。LEN寵溺地揉了揉那柔軟的髮絲,便起身走去櫃檯點餐。
 
原本還迷迷糊糊的意識,遠處幾聲談笑下讓她稍稍恢復了精神,那熱鬧的源頭勾起了她的好奇心。
她起身探頭探腦的想看清楚被人群圍在中心的人,無奈她的身子太過嬌小怎麼墊腳就是看不到什麼。
亂竄時無意間撞到了某人的身子,RIN慌忙地道了歉,抬頭才發現對方是和自己同家的KAITO大哥。
 
「啊,是RIN啊,早安。」見到來者是RINKAITO和藹可親地打了招呼。
「早安,KAITO哥,你們為什麼湊在這裡呢?」
「啊啊,那是因為出長期任務的亞種們今天回來的緣故。」
「亞種……?」
 
RIN還沒問出心中的疑問,隨即被KAITO身後走來的人嚇得目瞪口呆。
「唷,RIN,好久不──」
MIKU!!!」
對方話還沒說完RIN就不可置信地衝上前大喊,一雙大眼驚愕地瞪著對方,突如其來的動作害那個人也被嚇了跳。
 
「什──」
RIN也沒給對方反應的機會,所有問題一股腦的傾瀉而出:「MIKU為什麼剪頭髮了呢?!那麼美麗、那麼長的雙馬尾啊!還剪得那麼短跟個男生一樣,嗚嗚,好可惜!咦?咦?MIKU妳長高了嗎?而且肩膀好像變寬了??這麼說起來──嗚哇哇哇!!!MIKU妳的胸部呢?!」
 
最後一句成功引來一室的人捧腹大笑。
只見MIKU又羞又窘地從那位短髮的『MIKU』身後走出來,後者也忍不住摀嘴偷笑。
「不准笑!MIKUO!」
「咦?咦??」RIN這下是真的被搞糊塗了,在她眼前居然有兩個MIKU
 
於是,在MIKU耐心又詳盡的解說下,RIN才稍微認識了所謂亞種的存在。
『亞種』為最終戰爭後搬遷到地下的人類仿造他們所作出來的二代人造人。而為了有所區分,亞種都是和原種母體有著反差,像是性別轉換或顏色替換等等。
 
一眼望去,KAITO大哥正和另一個紅髮的自己開心的聊天,GUMI也和男版的自己討論著手上的歌譜,MEIKO姐向對自己上下其手的亞種揍了一拳,就連一向冷漠孤傲的LUKA也對男版自己難得露出微笑。
 
RIN的眼睛興奮地閃閃發亮:「那我呢?有我的亞種嗎?」
 
頃刻,一室的熱鬧突然變得鴉雀無聲,所有人默契地看著RIN,帶著各種她無法解讀的眼神。
突如其來受到這樣的注目禮,RIN非常不知所措,「我、我說錯什麼了嗎?」
MIKU啓唇還未說什麼,她身後的LEN隨即掛著人畜無害的笑容走向了RIN:「我們不需要亞種,我們有彼此啊。」
 
雖然是溫和的笑容,但卻讓MIKU感到一身惡寒。倒是MIKUO什麼也沒想,上前抓住了LEN的肩膀:「沒必要這樣吧?就算發生了那樣悲慘的意外……也沒有必要否定他們啊!再說了RIN當時和他們感情那麼好,現在沒有了『日記』的RIN有權知道的!」
「閉嘴。」LEN雖然說得不慍不火,但那被瀏海掩去的表情既森冷又可怕,MIKU見狀立刻拉過NIKUO,「別說了。」
 
LEN……?」RIN怯怯地問了聲,然而簡直就像兩個人似的,LEN一將臉轉向她,馬上又是令她熟悉的溫柔笑容。
 
RIN,我們帶著早餐到上面吃吧。」
說完也不容對方拒絕,LEN牽起她的手緊扣,半強迫地拉著她離開。
RIN有些不明所以的回頭,隱約看見MIKU帶著既哀傷又無奈的表情看著自己,疑惑感更深。
──為什麼有種自己被蒙在鼓裡的錯覺呢?
她漸漸察覺到,那被自己遺忘的『日記』似乎十分重要……
 
 
「我不怪你的魯莽……不過從現在起,不要再接近鏡音RIN了。」她十分認真地看著MIKUO說著。
後者皺起眉,「為什麼?我在外面也多少聽到了RINTO他們遇到的事,但那並不能怪誰不是嗎?RIN她──」
MIKUO!總之別再淌了這灘混水就是了!你不比我,很容易被暗算掉的!」
說罷,MIKU那優美的雙馬尾甩了個弧度,她轉身回房。
──RIN,原諒我,不是我想瞞著妳,只是……
 
LEN森冷的視線,每想起一次她就顫抖一次。
 
 
LEN……」在靜靜上升的電梯裡,LEN緊緊牽住她的手,但眼神始終落在玻璃外的世界。
她收緊了被牽住的那隻手:「吶,我是怎麼失憶的呢?」
 
其實這個問題她想問很久了,但是每次只要提到關於她的『日記』的話題,LEN就會變得很奇怪,以至於RIN只能在表面上假裝不在乎的樣子。
不過經過了剛剛的情況,她意識到不能再逃避了。
 
「餓不餓?要先吃早餐嗎?」
LEN,回答我。」
「那就到上面再吃囉。」
LEN!」
RIN扯過他的肩膀,逼迫對方正視自己──只見LEN的眼裡沒有任何波瀾,但隱約又有什麼一閃而過。
 
……我以為我們已經討論過這個話題了。」
「什麼……RIN皺眉,滿臉不解。
「我也說過了,RIN就是RIN,不論有無『日記』都一樣,是我深愛的人。」
他拉過RIN的手背愛憐地磨擦著自己的臉頰,看著她的眼神深情到令她顫慄的地步,「還是說,RIN覺得『日記』有那麼重要?甚至比我還重要?」LEN輕柔地吻著她的指尖,淡淡地笑了,然而RIN卻感到一股涼意竄遍全身上下。
 
自醒來頭一次,她對LEN的笑容萌生了恐懼感。
 
 
6.日記之謎
 
打從那次的不歡而散後,MIKU就猜到會有這麼一天。
 
半夜尋聲打開門,果然看到那金色短髮的人兒帶著不安和疑惑的臉向她先賠了個不是。
「對不起這麼晚了還來打擾……可是我……
RIN垂下頭沒有再說話,MIKU也不追問,體貼地側了下身子:「嗯,沒關係,進來吧。」
 
關門,上鎖。
確定了沒有人跟來後,MIKU才到廚房泡了杯熱茶給RIN
「我之前都沒怎麼在意的……」接過茶的RIN頭依舊垂得低低的,「可是現在不同了……我覺得LEN有事瞞著我,而且是和我的記憶有關。」
MIUK的手覆上RIN下意識顫抖的手,讓RIN無助的眼看向她,藉由眼神給她勇氣。
MIKU知道些什麼嗎?」RIN話語裡有些急切,她略顯激動地反握住那隻手,「可以告訴我嗎?失去記憶前的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呢?!」
 
MIKU輕嘆了口氣,該來的避不掉。
她曾想過,若是RIN一輩子都沒有來過問她的話,她就任由那些醜陋、黑暗的真相沉於時間海裡。
但要是RIN主動來詢問的話,情況就不一樣了。
 
RIN妳第一次醒來時是什麼感覺?」
「咦?」突如其來的問題讓RIN有些茫然地眨眨眼,接著細細地回想後,她誠實道:「很害怕。」
「為什麼害怕?」循循善誘般,MIKU聲線平穩,帶給人一種安心感。
……因為覺得很陌生。」
「但是妳明明失去了記憶,又怎麼會有熟悉與陌生之說?」
「妳是說……RIN瞪大眼,有些恍然大悟。
「妳很聰明,應該知道。」
 
「難到……我會感到陌生而害怕,是因為殘存在身體裡的『記憶』嗎?」
那麼當她醒來時,一看到LEN就瑟瑟發抖,是因為在喪失記憶前被自己感覺陌生的LEN給嚇到的嗎?
 
RIN,這就是我要告訴妳的。」MIKU握住她的手,眼神十分嚴肅:「如果妳恢復了記憶,必定會對LEN產生懼怕,甚至會想要逃離他的身邊。」
……
「即使如此妳還是想要知道嗎?」
RIN微微掙開對方的手,無法置信地看著MIKU搖頭:「怎麼可能,我怎麼可能會想離開LEN呢,他那麼溫柔、那麼善良、那麼為我著想……
──但是那顫抖的聲音卻就連自己也無法說服。
 
「那……LEN不在房間時,妳有曾試著外出過嗎?」
「沒有。」LEN要她乖乖待在房裡,自己也就沒想獨自出去的意思。
「那麼,妳知道LEN出門時一定會將那房間從外上鎖嗎?而且是幾十層的複雜大鎖,不只外面的人進不去,甚至連妳也出不來喔?」
 
RIN漸漸感到一股寒意自腳底襲上了全身,「妳的意思是,當他無法待在我身邊時就會把我給軟禁起來嗎……?」
 
無時無刻都要待在一起。
若是遇到不得已必須分開的情況,那就將她藏起來、鎖起來……
──到底是怎麼樣的過去促使LEN有著這麼參雜不安感的占有慾呢?
 
MIKU沒有正面回答,她淡淡地道:「要怎麼做都由妳決定,只是希望妳不會後悔。」
 
RIN收緊了手,下定決心了似地,她抬起頭:「請告訴我找回『日記』的方法。」
 
 
 
送走了RINMIKU靠在門板上閉眼嘆息。
那時候的景像還是如此歷歷在目。
記得那天晚上RIN沒命似的狂敲著她的門,對著她說出了那令人髮指的真相,MIKU還沒來得及安慰她,RIN就在她面前倒下,她想也沒想馬上衝上前接住她,兩人癱在地板上,站在門口的人當時的表情她一輩子也忘不了。
明明帶著微笑,但那眼睛裡卻絲毫沒有溫度可言,或者說,那即是種對她赤裸裸的殺意。
 
「依妳的身分,確實是不太方便除掉的對象,所以只要妳沒有多餘的動作,我可以保證不會對妳造成傷害。」
「不過,請妳記住,不方便不代表我不能。」
 
 
這次,那傢伙一定不會再放過她了吧。
其實在她開門讓RIN進來時就已經有所覺悟了。
也好,自從她被創造出來到今天也已經活得夠久了。
 
但願身為人造人的她『死』後能去到那個人的身邊那就好了呢。

7.快要崩潰的世界
 
RIN回到了房內。
黑暗裡她輕手輕腳地走到床邊。
週遭一切就同她離開時一樣沒有改變,LEN還是睡的香甜,床的另一邊撩起的被子和被單的皺摺依舊,全是她睡不著而去找MIKU時留下的痕跡。
 
她緩緩俯下身靠近LEN,緊張使得呼吸變得倏亂,手摸進了他睡衣的領子內,不著痕跡地拉出了對方掛在身上的東西──是個布做的像是香包的東西。
RIN吞了口口水,另一手拿起匕首沿著香包的縫線邊割開,手指探進去摸索,然後真的找到了一小片的記憶晶片。
 
所有一切同MIKU所說的一樣,RIN感到心如刀絞般疼痛。
──原來LEN真的有事瞞著她,甚至不惜抹滅她的記憶。
 
她有些頹然地癱坐在地上,顫抖著手將晶片慢慢插入耳後的凹槽,現在的她只想知道真相,至於其他的都不想再思考……RIN果決地閉上眼。
 
 
 
 
記憶的開始是距今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原本RINLEN兩人的相處是非常普通自然的,相處模式就像是兄弟姊妹一樣,常常湊在一起玩耍,卻又容易吵架鬧事。
很多時後吵不過LENRIN就會跑去MASTER那裡哭訴,然後就讓溫柔的MASTER像父母哄著小孩一樣安撫她。
事實上,MASTER的確就是他們的父母,在人造人盛行的當代年紀輕輕就被譽為天才的他寫下了程式設計,創造了具有音樂天賦Vocaloid的他們。
 
當時的日子十分的輕鬆愉快,兩人過得無憂無慮,除了唱歌、點心、惡作劇之外什麼煩惱也沒有。
可惜好景不長,他們被啟動不到十年就發生了人類史上最激烈殘忍的最終戰役。
 
美好的事物全部都投於戰火裡燃燒殆盡,原子彈、輻射……所有能夠付之一炬的可怕傷害無意義地摧殘著這個曾經美麗的世界。
人類死傷慘重,其中也包含了他們的MASTER
 
屍體前,RINLEN的懷裡第一次那麼用力地痛哭著,LEN抱著她承諾會守護著她,悲痛的臉同樣淚流滿面。
似乎正是從那時候開始,有什麼情緒小小的像顆種子一樣埋進了RIN的心裡,只是一開始太過微小以至於她完全沒有意識到。
 
此後隨著人類搬遷到地底下,日子雖然艱苦了些,但他們依舊堅忍地生活著。
莫約半個世紀後,人類因為各種原因開始以他們為雛型研究製造亞種。
然而並非人人都如MASTER他們那般聰明。
實驗一開始並不順利,在親眼見識了人類如何冷血地殺掉自己作出來的怪物後,兩人對人類這樣的生物徹底心涼。
 
然後,花了好段時間,亞種終於被成功地製做出來。
純白無垢的亞種讓RIN有種見到從前的自己那般的感動,也許大家都是如此,人造人們對於亞種的接受度意外的高。
於是他們的世界從此加入了兩個人,RINTOLENKA
 
他們的亞種很喜歡纏著他們玩,有時候帶著圖畫本、有時候拿著象棋,總是在他們身邊跟前跟後地,像剛誕生於世界的小嬰兒似的既好奇又帶著些許依賴。
 
RIN終於發現心中那異樣的情愫開花結果時,是在一個非常偶然的下午。
她與RINTO正下著棋,而LEN則是和LENKA在另一邊聊著天。
 
等著對方思考下步棋開怎麼走的RIN只是很隨意的向LEN他們一瞥,不帶任何感情的。
那景象稀鬆平常──LENLENKA聊得十分投緣的樣子,兩人皆開懷大笑。
然而僅只那眼,卻讓RIN心裡捲起滔天大浪。
 
她感覺到自己有點喘不過氣來,一股莫名的妒火燃起──在LEN身邊笑著的人,不應該是我嗎?
 
那憤恨的情緒一直到RINTO出聲才喚回她。
RIN回過神後眨了眨眼,對於那激烈的反應,連她自己都感到錯愕。
於是自那天起,RIN就這麼察覺了自己不再單純的感情──愛情。
 
越是意識到,便越是在意。
 
那種不自在感很不舒服,因此RIN變得不怎麼喜歡待在LEN的身邊,說話的時候也不敢看對方,總是閃閃躲躲的。
以前都是兩人獨處的時刻,RIN卻變得常常往RINTO們那裡跑。簡直像LEN身上有什麼傳染病一樣,使得她有意無意地閃躲著他。
 
LEN起初雖然有點受傷,但也逼自己漸漸適應。
可是無論過了多久,他還是無法習慣RIN的冷漠。
好幾次他想找對方出來談判,他需要個理由解釋RIN的逃避行為,然而每每都被RIN巧妙地閃躲掉,日子久了,LEN變得煩躁起來。
 
RIN當然感受得到LEN的情緒波動,然而即使如此她還是沒有表示什麼。
從沒有人教過她愛情是什麼。
那種複雜的情緒,想靠近又想遠離、臉紅心跳、思緒混亂……這些無法掌控的感情令活了一世紀多的她感到無比害怕,甚至她擔心是自己的機能出了問題。
 
兩顆曾親密無比的心,漸漸遠離。
差不多在這個時候,發生了改變一切的意外。
 
那天RIN依舊與RINTO們混在一起,正逢一週該更新的時候,他們一同到了資料庫。
RIN的更新平時都是由LEN設定防毒程式的,然而當天LEN因有事沒有參與,因此RIN本來是想婉拒掉的,不過在RINTO的再三保證下,她還是接受了更新。
 
他們不知道的是,Vocaloid的防護程式遠比亞種們複雜。
於是悲劇就這麼發生了。
 
RIN再度醒來時,映入眼簾的是滿臉倦容憔悴的LEN,看到她清醒過來,LEN無法自己地緊緊擁住她,力道大得簡直要把她給捏碎。
「太好了……太好了……好久不見了……
LEN在她的頸窩裡哭得像個迷路許久終於找到母親的孩子般,泣不成聲。
 
之後她才知道,她在更新那天中了毒,沉睡了整整五十年。
當下中毒時資料差點全部喪失,在LEN的搶救下雖保住了資料,但卻無法正常啟動。每個人都告訴LEN她已經沒救了,這空前絕後的病毒太過稀有,要找到解毒程式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於是LEN不再求助其他人,他開始倚靠自己的力量查遍所有資料,包含紙本的、電子的,連失傳已久的MASTER的筆記都讓他給找了出來。
長期一個人讓LEN變得孤僻陰暗,他不相信自己以外的人,對自己的亞種更是冷眼忽視。
那段時間正逢人類的『回歸地上計畫』,所有亞種都必須參加到更遠的地上探索的長期任務。但造成RIN中毒的事讓RINTO他們十分愧疚,於是申請了留在原處探索的任務好繼續為RIN的病毒找資料。
 
幸好LEN的努力沒有白費。
幾十年終於讓他研發出了一套解毒程式成功讓RIN如死而復甦般醒來。
 
RIN……RIN!!」看到RIN醒來,兩位亞種也哭得不成人形,想衝上前抱住她,卻讓LEN冷眼一厲而硬生生被打住。
 
「滾!如果不是你們……RIN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你們──」
「沒關係啦!」RIN打斷了LEN要破口而出的責罵,她微微一笑上前安撫了眼睛腫得像兩顆核桃的RINTO們:「沒事了,你們看我不是好好的嗎?」
 
「嗚嗚嗚、RIN!!」任由他們像孩子般抱著她,RIN溫暖的笑著。
反倒是站在一邊的LEN沒有再說什麼,讓瀏海隱去表情的臉看不出任何情緒。
 
接下來的日常生活與從前RIN熟悉的有著很大的不同。
LEN變得對她寸步不離,無論何時何地都緊緊跟隨,這樣毫無隱私的生活一開始讓她有些吃不消,但總也慢慢習慣了。
所幸LEN不再對RINTO他們惡言相向,雖然依舊冷漠,但至少沒了攻擊性。
幸好。
幸好。
 
 
──她還以為是這樣的。
 
RIN天真的以為LEN原諒了他們,即使無法馬上接受,以後也還有機會回到從前般親密的關係。
然而直到她發現──RINTO他們的定位系統被破壞,在地上的世界找不到回來的門而被輻射腐蝕的意外──全部都是LEN策劃的後,RIN打從心底涼透了全身。
 
他究竟是抱著怎樣的心態來安慰為了亞種們的死亡而哭泣的自己的呢?!
他是誰?鏡音LEN?還是那個會和她吵些幼稚的小架、愛惡作劇卻又比誰都善良的鏡音LEN嗎??
 
 
『日記』最後只記錄到MIKU知道了一切後露出驚愕不可置信的表情。
然後就是一片黑暗。
 
她甚至都還來不及告訴LEN她真正的想法,隨即又被丟入了黑暗的漩渦裡,沉沉睡去。
 
 
 
(最後一篇了~差不多有人發現標題的秘密了吧 XD)
8.樂此不疲
 
黑暗裡癱坐地上的RIN抓緊胸前的布料大口喘著氣,一下子讀取大量資料讓她的身心都有些過度負荷,視野裡的世界都傾斜了起來。
冷汗爬滿了全身,她忍不住顫抖。
 
 
 
「都讀取結束了嗎?」
 
 
 
慵懶的嗓音讓RIN的身子狠狠一震,她睜開眼抬頭隨即僵住了表情。
LEN就蹲坐在她面前,笑容可掬到令人發寒的地步。
 
她無法自制地開始發抖,齒間的打顫發出細小而輕脆的聲音。
「喔?什麼時候醒來的?早在妳睡不著起身離開房間去找MIKU的時候就醒來了喔。」
「怎麼不阻止妳?唉呀,既然妳這麼想知道甚至不惜離開我去求助那女人的地步,我也只好讓妳如願了。」
 
LEN微笑地自問自答,伸手勾起RIN的下顎:「那麼,敢問我親愛的RIN滿意了嗎?」
 
「我…………
「啊啊,」LEN歪了頭,露出了無奈的笑容:「果然又回到這種怕得想要逃跑的表情了啊,真拿妳沒辦法呢。」
LEN俯下身舔吻了她的嘴角,然後又憐愛地親吻她的眼、鼻尖直到額頭。
 
RIN被吻得有些失神,直到看見LEN拿起電擊槍,所有理智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