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Jack Frost x Elsa 大愛ヽ(*´∀`*)ノ
OP女王根本帥爆了!!

噗ID:chia_hua_69
P網ID:2306543
  • 46568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Vocaloid]-兄與妹(レンリン)31


 
不知道是否太想念哥哥,RIN偶爾會夢到有人伏在她的床邊,手指溫柔的來回撫摸著她的臉,然而每當她醒來卻什麼也沒有看見,只留下自己滿臉的淚痕。
 
她覺得好累。
每天上學、吃飯、睡覺,彷彿理所當然卻又缺了哪一部分似的,連與MIKUO在一起的特別時間也無法完全沖淡這詭異的縹緲感。就像靈魂被抽出了身體,她只是以觀眾身分茫然地看著鏡音RIN”這個人機械式的生活,沒有了生命感,只為生存而非活著。
哥哥的房門是劃清一切的鴻溝,同時也是一道禁止跨越的城牆,然而築起這道牆的人是她,切斷兩人互通的感情的人也是她。
其實她知道,在內心深處有股蠢蠢欲動的慾望在啃蝕著她的理智,讓她想撞開那扇緊閉的房門,撲向那令她無比懷念的人,伏在他胸前委屈的哭訴。
夜深人靜時全身細胞都在叫囂著:好想念哥哥的懷抱、哥哥的笑聲、哥哥的體溫、哥哥的溫柔、哥哥的、哥哥的……
 
有次,她實在難受得睡不著,甚至開始懷疑哥哥是否還活著,整個人裹住被子蹲坐在自己房門內,側耳傾聽、徹夜未眠,直到了清晨瑣碎的聲音讓她失焦的瞳孔再次聚集,是哥哥,為了避開與她碰面的時間這麼早就已經起床準備了,門外的腳步聲竟然讓她乾澀的眼流出淚來。
 
日復一日,卻度日如年。
 

 
伸手按掉固定設定的鬧鈴,她慵懶的睜開眼隨即又些許懊惱地闔上。
今天是不必上學的周六,不過昨天卻忘記關掉設定了,這下被吵醒後睡意也全飛了。
早安,又是無趣的一天。她想,那麼今天又該如何度過才好呢?
 
慣例地進廁所盥洗完後換下了睡衣,晃進廚房替自己做了份簡單的早餐。貼在冰箱上的字條寫著母親要陪父親出差順便出趟遠門度個假,RIN不禁自鼻腔裡發出了聲冷哼。
說什麼自己是看他可憐才陪在他身邊之類的,這女人不是很樂在其中嗎,明明甜蜜的很吧?
 
她慢條斯理地吃著早餐,順手發了封簡訊問MIKUO今天有沒有空,要不要一起出去逛街看電影?當然能打電話直接討論是最好,不過怕對方還沒起床只好作罷,反正等他看到簡訊就自然會回電了。
 
幾次不經意抬眼,視線總是落在哥哥房間的方向。
這個時間哥哥老早就出門去了,不過不知道為什麼今天的房門並沒有打開,從門底下的縫隙也只看到一片黑暗──連窗簾也懶得拉開嗎?
 
──無所謂,反正與我沒關係。
她這麼告訴自己。
 
打開電視消磨時間,接近中午時終於等到MIKUO的電話,兩人約好了一起吃個中飯再去看場電影。
眼看時間差不多,RIN稍微打扮了下,拿起小提包出門。
她邊下樓邊看了看時間,希望公車不要誤點啊。
在電話裡婉拒了MIKUO想來接她的提議,平時上學都這麼麻煩人家了,假日放鬆實在不好意思還要他來接自己,於是最後決定約在火車站碰頭。
 
RIN下了樓,只是很隨意的往旁一瞥,但馬上被那熟悉的影子給定住了視線──哥哥的機車?
 
這表示哥哥並沒有出門嗎?怎麼會?
那緊閉的房門剎那閃過腦門,RIN想也沒想回身踏上剛才下來的樓梯,三步併兩步上樓,來到大門前,鑰匙插入鎖孔打開門,動作一氣呵成。
 
方才慌張的步伐一回到家裡便緩了下來,她佇立在哥哥房門前,順了順自己的呼吸,手放在門把上猶豫了幾秒後輕輕轉開,小巧的頭向房裡探了探。
由於窗簾沒有拉開的關係房裡很暗,雖然不至於完全看不到的地步,但RIN還是花了點時間讓眼睛適應。
……哥哥?」
RIN試探性地喚了聲,沒有回應,但她確實看見床上有人影縮在一邊。
「我進去囉?」
可能只是她大驚小怪,可能只是她的哥哥今天懶得早起出門……但圍繞心頭的不安感還是讓RIN選擇踏進房間一探究竟──然而事實證明她是對的,才進房沒多久她就聽到從被子裡傳來的沉重咳嗽聲。
 
她扔下包包至床邊拉開被子,看見了滿臉通紅的LEN縮在裡頭面露痛苦地重咳著,著急地伸手去探探溫度,果然燙得嚇人。
「水…………LEN意識有些模糊不清的抓住了RIN的手,沙啞的重複著。
 
「等我!」輕撥開那發燙的手,RIN迅速至廚房倒了杯水、拿了退燒藥回來,攙扶起全身無力的LEN,讓他吞下顆退燒藥後才讓他躺回去。
RIN看著他難過皺眉的臉,手不禁撫上對方臉頰,那熱度也給RIN蒙上了擔憂的色彩。
傻瓜,發燒咳嗽怎麼不向她求救呢?她人明明就一直在客聽啊,竟然選擇自己悶在被子裡硬撐。
如果不是她發現不對而折返回來的話,LEN豈不是要燒到頭殼壞去了嗎?
 
RIN的手帶來了冰涼的溫度,LEN皺起的眉些許舒緩開來似乎有些享受。
突然想到了哥哥極可能還沒吃早餐,正打算煮點粥而抽回手時,LEN那藏在被子裡的手馬上伸出來抓住她的,讓RIN嚇了跳。
 
「別……別走。」虛軟沙啞的聲音與那緊握的力氣有些不符,RIN也沒有勉強掙開來,只是另一手覆了上去。
「別丟下我……
「我沒有要離開,我只是要去弄點吃的給你。」
「不必了,我不餓。」
「不可以。」RIN強硬的說:「一點點也好,你必須吃點東西才行。」說罷,不容拒絕地撥開那隻手離開,LEN微微睜開眼,看著妹妹背影竟有種久違的安心感……
如果只有這樣才能引來妳真切的關心,那這感冒一輩子不好也無所謂。
 
自從他被自己的妹妹給狠狠拒絕之後,視野裡的所有顏色彷彿都讓RIN給帶走了。
沒有了溫度、沒有了呼吸,什麼都沒有了。
他甚至麻木到哭不出來的地步,每每直到他回過神,都會突然忘記自己做了些什麼?要做些什麼?
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憶起RIN的話讓他浮現了妹妹與MIKUO相伴在一起的畫面,頓時一股強烈背叛感竄過全身上下,他憤怒的想大聲吶喊,原來一切都只是自己的一廂情願啊!原來RIN只是把他當成排解寂寞的工具罷了!
很噁心?好,既然如此妳就一輩子都別想再看到我!
 
憑藉著這股怒氣,LEN改變了自己的生活作息,提早出門、提早吃晚餐等等,無一不是要刻意錯過RIN,讓自己完全消失在她的視野裡。
──其實這些舉動不過是個賭氣的小孩在鬧彆扭而已。
也許哥哥不再理會自己會讓RIN著急起來?也許RIN會懷念起以前的生活而主動來找他求和?
 
他那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心,在日子一天天過去後徹底冷卻下來。
LEN可悲的發現,有沒有他對RIN都無任何影響,彷彿打從一開始他這個哥哥就是多餘的存在,存在與否都不會對生活構成什麼不便。
最好的證明就是自己已經消失好幾十天了,RIN依舊對自己不聞不問。
 
倘若今天不是因為他感冒發燒,RIN也不會停下來看他一眼吧?
 
此刻,令LEN感到陌生的鈴聲瘋狂的響了起來。
由聲音處找去,他發現了是被RIN扔在一旁的包包裡傳來的。
他毫不猶豫地摸出RIN的手機,看到來電人時,LEN眼裡的溫度驟降了好幾度……
MIKUO
這時他才後知後覺的想起RIN的打扮分明就是要外出約會的樣子,嘴角勾起一抹不自覺的笑。
說什麼不離開,騙人的吧?
 
LEN面無表情的按下了通話鍵,另一頭讓他不悅的聲音果然傳了過來:「RIN,妳在哪裡?我已經到了喔。」
……
RIN?」氣息遠了下,似乎是懷疑有沒有接通而看了下手機,「RIN,有聽見嗎?喂?」
 
LEN的眼中一瞬間湧現一股殺意,不過很快又讓他隱了下去,手機裡焦急的呼喊聲全當沒聽見,他面帶微笑手卻毫不留情地把手機電池拆掉,與本機分家。
東西全塞到枕頭下,身子縮回被窩繼續辦演著發燒的虛弱病人。
 
不一會兒RIN端著粥走回房,看著她LEN虛弱地笑了笑:「謝謝。」
「沒什麼。」
扶著LEN坐起身,RIN沒說話只是在一旁靜靜地看著自己哥哥一口口吃著粥。吃到一半LEN想起什麼似的停下:「RIN也還沒吃午餐吧?」
「啊……RIN這時才想起來自己跟MIKUO有約,她看了下時間心裡暗叫不妙,已經遲了好久了,對MIKUO真是不好意思:「我要打通電話……
RIN未站起身就被哥哥扣住了手腕,回頭,看見LEN一掃剛才柔和的微笑,此刻變得面無表情,甚至在眼裡能看見一種無法辨識的陰冷,她愣得一時間忘了抽回手。
「妳要離開?」話裡沒有溫度。
「不,我只是……痛!」LEN扣住的手猛地收緊,RIN吃痛得想掙開來,無奈只是徒勞。她有些害怕的看向LEN,這樣的哥哥她還是第一次遇見。
察覺到RIN的身子微微顫抖著,LEN回過神放開了手,再度掛上笑容:「既然RIN煮了粥,我們就一起吃吧。」
 
RIN也隨著那個笑容找回走神的意識,心中暗罵自己只是看到哥哥像是生氣的態度就畏縮起來……她閉上眼順了順呼吸後,再次睜開的眸子裡戴上了平日習慣的冷漠。
必須疏遠哥哥的事,她可沒忘。
 
「不了,我跟人有約。」RIN迅速起身退了步以防LEN再度抓住她,拾起落在地上的包包拍了拍,「我走了,多保重。」
沒想到RIN的步伐還沒踏出幾步隨即落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
LEN從背後抱住RIN,雙手緊緊環著她的肩,整個臉埋進她頸項裡。
她能感受到哥哥溫熱的氣息全灑在自己頸肩上,引起陣陣顫慄,張了口卻說不出什麼話。
「不要去,可以嗎?」
感受哥哥的吻落在自己耳後,她掙扎著想逃開卻無奈只被擁得更緊。
「留下來。」
「唔……放開我!」
粗重的氣息讓她直覺不妙,RIN更加激烈地掙扎,「放開我!放開我!你這噁心的東西!」
觸到了關鍵字似的,LEN剎那的微愣讓RIN抓到空隙,一個旋身掙開了懷抱,她趁勢補上幾刀:「我不是說過了感覺很噁心要你別再碰我了嗎?你──」
RIN被那一閃而逝的受傷神情給堵住了嘴,一時半刻說不出話來。LEN的表情說有多難受就有多難受,整個眉頭緊緊蹙在一起,眼裡充盈著不解與痛苦。
 
即使如此……她咬唇狠下心別開眼,無視內心陣陣的抽痛,轉身離去。
這是她選擇的路,無論如何都不能軟下心來。
 
 
 
LEN佇立原地,臉上的表情全被劉海的陰影給隱去。
妹妹毅然決然離開的行為打破了心裡最後的一條防線,那些悲痛、氣憤全都抽離了身體一樣,負面情緒彷彿瞬間蒸發,此刻只感到不可思議地平靜。
 
RIN心靈契合的那些日子,恍若隔世。
 
RIN不再屬於他,不屬於鏡音LEN
 
現在在她身邊的人是MIKUO,不是他。逗她笑的人是別人,不是他。擁有著RIN的是那傢伙,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
 
 
……怎麼能不是他?
 
 
 
 
RIN坐在玄關無論怎麼翻找就是找不到自己的手機,想到MIKUO已經等候好一段時間了不禁有些心急如焚。
 
此時,一個巨大的陰影籠罩了她。
抬頭,RIN感覺自己的血液頃刻被凍結了。
 
「你想做什麼?哥哥?」RIN站起身眼睛直直盯著對方。
LEN右手拿著水果刀,絲毫不在意被發現似的,讓刀子發出懾人的寒光在手邊晃來晃去。
RIN......妳不覺得這景象似曾相似嗎?」
LEN靠近的同時不禁諷刺的笑出聲來,想起當時拿著刀的人可是她啊,沒想到這時會這樣立場調換?還真是風水輪流轉呢。
 
RIN站在原地看著LEN,不閃也不躲,眼神裡有那麼點悲傷,「哥,如果我說這一次我是真的很想學會愛一個人的話,你會不會放過我?」
愛一個人,就是無怨無悔的付出。
她對LEN的用心良苦,對方不用知道,即使傷透了兩人的心也要保護好更大的秘密,這是否就是愛呢?
 
可惜這番話聽在LEN的耳裡成了種解讀。
──事到如今還在想著那個人啊?
 
「騙人的,騙人唷。」LEN扭曲的笑聲迴盪整個屋子裡。
 
終於RIN的臉上因LEN的靠近已經被陰影掩沒,在她的視線裡,背著光的哥哥有如天使一樣在發光,但他臉上的表情......叫她看傻了眼。
發了狂的──第一次看見這樣的哥哥。
 
「其實妳早在很久以前就已經無法愛人了不是嗎?」
淚水,滑落他的臉頰。
 
 
冰涼的刀子刺入身體時,RIN只來得及倒吸一口氣。
微張的口說不出話來。
感覺滴落臉上的是哥哥狂亂的淚水,她想抬起手幫他拭去那些不適合他的眼淚,可惜一點力氣也使不上來,全身不自主地抽蓄著。
 
「這樣就好了……這樣妳就永遠屬於我了……呵呵呵……
溫熱的氣息附在RIN耳邊,帶著顫抖的低沉嗓音,聽得她有些恍惚。
「永遠……哪也別去……在我身邊……
 
RIN的眼睛漸漸失去焦距,在陷入昏厥前竟扯了一抹微笑。
 
相愛的兩人最終死在一起。
也許這樣的結局也不錯,對吧,哥哥?
 
 
 
 
TBC.
 
- - -
喜歡悲劇的親可以在這裡就停下來了(笑
 
很久沒更文了啊……()
為什麼年底的事情總是可以那麼多呢((
說真的這次完結後我要考慮近期不摸長篇連載了……OTZ
 
這裡LEN的黑化除了發燒燒壞腦子(?)之外,主要也是因為長期的壓抑造成
一瞬間失去所有RIN的溫暖讓他瘋狂,但沒有馬上爆發而是一直壓抑累積
於是發燒的這天就爆炸了(*´∀`*)
 
謝謝各位一再的追文加油呼喊,這裡都有看到的!只是基於沒更文不好意思回覆……
那麼,下一章完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