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Jack Frost x Elsa 大愛ヽ(*´∀`*)ノ
OP女王根本帥爆了!!

噗ID:chia_hua_69
P網ID:2306543
  • 46731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Vocaloid]-兄與妹(レンリン)30


 
話說回來她和自己的弟弟距離上一次見面是什麼時候了呢?
對他不聞不問到幾乎陌生的地步,然而此刻卻僅僅因為自己的好奇心而要求見面──意識到這點,MIKU感到丟臉的紅了臉……
 
「然後呢?要阻止我嗎?」
突如其來的問句讓MIKU錯愕了幾秒,她回望著MIKUO的臉,這才發現對方十分的嚴肅。
「什麼?」
MIKUO不禁裂嘴一笑:「因為姊姊妳不正是用看怪物的態度面對RIN的嗎?」
頃刻MIKU感覺胸口一沉,就像被人看到了自己醜陋一面似的,她握緊拳,有些惱怒:「什麼啊,那種……說得好像都是我的錯一樣。」
「難道不是嗎?」
 
MIKU咬緊牙,不自覺的大聲了起來:「這怎麼會是我的錯?一位一夕之間全變了樣的朋友誰不會害怕?誰不會想閃避?我可是親眼看見她揚言要殺人啊!」
「沒錯,會害怕是理所當然的,但是妳給過她解釋的機會了嗎?只是一昧躲避對方的改變,妳根本不打算接受現在的RIN啊。」
對方的反駁讓MIKU忍不住幾聲冷笑:「什麼"現在的RIN"啊,你以為和她從小玩到大的我對她的瞭解比你差?現在的人根本不是RIN,只是個沒心沒肺的──」
「如果說這也是她的一部分怎麼辦?」
MIKU愣住,被打斷的話硬生生含在嘴裡。
「每個人多少都會有黑暗面,RIN有、我也有,也許對你們這種一出生就備受關愛的人是很難理解的也說不定……」即使知道這並不能怪罪於她,但MIKUO就是很難不去埋怨、忌妒這個人,他的姊姊。「對妳來說或許是一夕之間變了個人,但妳曾想過這可能是長年壓抑後爆發的結果嗎?」
…………」對於弟弟滔滔不絕的逼問她一時間反應不來,她從沒想過疏遠變了樣的RIN會是自己的錯,更沒想過有朝一日會被那位始終沉默寡言的弟弟如此責備。「……可是RIN變得這樣、我只覺得害怕啊,現在的RIN和以前完全不一樣……我根本無法接受。」
 
──什麼接受不接受的,說得好像大家都必須照著她的理想而活似的。──覺得對方的話太過荒謬,MIKUO忍不住笑出聲來:「無法接受人性黑暗的人就永遠活在童話裡吧,在那種只有絕對善惡的世界裡,不會有想殺人的公主、會外遇的王子,甚至隨意怨恨一個壞人都合情合理起來,結尾永遠是幸福快樂的日子。」
 
望著依舊杵在原地的姊姊,他淡淡地說:「如果想和RIN和好就不要只是等著對方來,自己也要付出行動。」
該說的都說了,接下來就看她自己的判斷了吧。
 
沒有回話,擺在兩側的手卻始終緊緊握著拳。
 
 

 
 
即使到了放學時刻,再也聽不到教室外的騷動。
這明明是她自己一手造成的,但出了教室門還是會不由自主的望著那原本會站著等她的人的地方。經過了校門口向車棚處看去,那台熟悉的機車已經不見蹤影……
──哥哥他先回去了嗎?
也罷,她也沒有期待些什麼,只是那股無法控制的空虛感不斷膨脹,讓她胸口像被挖空了似的冰涼而已。
 
沒錯,對於一位加害者而言,她沒有資格再期待些什麼了。
走向不遠處等著她的人──MIKUO溫柔的笑臉將她那股難受稍微沖淡了些,於是她也回以微笑。
目前她只能繼續演著這場彷彿沒有盡頭的戲,直到她的哥哥將對她的愛給遺忘殆盡為止。
 
 
 
MIKUO送回家之後,她直接用鑰匙打開門,默默脫下鞋放好。忘了是什麼時候改掉了回家會先說聲『我回來了』的習慣,反正說了也沒人應,默不作聲反而輕鬆些。
她隨意眺望了下廚房,發現餐桌上的菜色還不夠完全,沒看到的死角裡也傳來炒菜聲,應該是還未準備好吧。而客廳裡只有父親沒有哥哥的身影,想必是窩在房間裡了。
毫無交集的家人同處在一個家裡......真是似曾相見的景象。
那段至今為止和哥哥一起回來,一起在客廳裡看電視的日子簡直像場夢一樣。
 
「好了,開飯了!」
母親的呼喊聲將發愣的她拉回現實,客廳的父親關掉了電視向飯廳走來,而在LEN房間門板後也聽到了些聲響。
突然間她緊張了起來,她的哥哥在經歷了中午的那件事後會以什麼眼神看著她呢?
氣憤?受傷?亦或依舊深情款款?
如果是後者那她也必須繼續演著不屑對方的角色吧?對哥哥熱切的眼神不屑一顧,適時再冷言冷語攻擊,直到那簇火苗完全熄滅為止。
RIN不斷鼓噪的心跳聲在門把打開的瞬間猶如停止了般,連同呼吸也一併屏住──
 
然而,顯然一切都是她多心了。
她的哥哥毫不猶豫地走過她的身邊,連看也不看一眼,面無表情、毫無情緒到彷彿面對的只是空氣。
像是根本沒有她存在一樣。
 
剎那RIN想起不久前的某日和GUMI在學校走廊上遇見哥哥的景象。
就同剛剛一樣,那視若無睹的態度好熟悉啊,哥哥。
RIN仰起頭,企圖將那些快奪眶而出的淚水逼回去,但即使再怎麼努力那些淚水還是從眼眶邊潰堤,流進耳窩裡。
 
如果能再更堅強點就好了,以前的她根本不是這麼軟弱愛哭的啊……
 
LEN前進的方向相反,RIN默默走進了自己的房間,關上門,趴在床上將頭埋進枕頭裡,確定聲音不會傳出去後才放下一切防備,讓自己安心的哭上一場。
 
 
 
TBC.
 
- - -
對好久沒更先來賠個不是
然後對這麼久沒更還更的這麼少再賠個不是 XDD
 
請原諒我,這貨卡文卡到天邊去了,再寫下去都不知道在寫什麼了,所以先到這裡喘息下,讓我多看點小說再次抓手感吧(
 
因為被問得有些困擾了,索性這裡一次說明白吧。
這文的結局會是HE,沒錯,你沒看錯就是HE,這已經是劇透的最大讓步了,因此請別再問我能不能劇透什麼的…( ((說真的身為作者還劇透自己作品這像話嗎
 
那麼既然知道會是HE了,請各位安心期待接下來依舊虐兩人的部分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