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Jack Frost x Elsa 大愛ヽ(*´∀`*)ノ
OP女王根本帥爆了!!

噗ID:chia_hua_69
P網ID:2306543
  • 4708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Vocaloid]-兄與妹(レンリン)29


 
 
 
 
「嗯,可以了。」
瞄了窗外景色已經離家幾條街道後,RIN斂下笑容回復成面無表情,原先親暱地靠在一起也讓她退回一段距離。
MIKUO沒說什麼只是笑笑的接受,但RIN還是在他眼中讀到了受傷,她抿起嘴感到有些過意不去。
即使提議這麼做的不是她,如此一板一眼、公私分明的行為還是有些不近人情吧……RIN微嘆了口氣:「你知道,我不是討厭你,只是……畢竟這只是『演戲』,所以在他視線以外的我覺得沒有必要繼續。」
「『演戲』嗎……
RIN疑惑的回望他,沒聽出MIKUO的弦外之音,後者也只是笑而不答。
 
「妳想這樣子瞞多久呢?」
「瞞多久啊……」茫然盯著窗外滑過的景色,RIN無力的閉上眼:「也許等到哥哥愛上誰、再也無暇管自己妹妹的時候吧。」
 
徹夜未眠的並非只有LEN,她也是。
光想到這輩子無法再與哥哥親近,那排山倒海而來的苦澀就讓她無法入眠。
等到哥哥愛上誰的那天……是否也正意味著自己將不再受到他的愛與關心?就像他們的父母親那樣,對RIN除了盡到最低限度的照顧外,她與父母親的關係猶如陌生人般冷淡。
發生太多事陰錯陽差喜歡上彼此的兄妹倆,事到如今要怎麼回到那淡然、毫無交集的關係呢?
 
「沒事吧?」失眠加上煩惱讓RIN的臉色蒼白得可怕,身子隨著公車行進間的波動搖搖晃晃。MIKUO擔憂的扶著RIN,後者向他感激一笑。
 
「抱歉,把你給拖下水了。」
「沒關係,本來就是我提議的,而且……」他別過臉,佯裝瞧著司機的角度正好躲開RIN的視線:「……嚴格說起來也不算被拖下水。」
 
 
另一方面,隔了他們幾個座位遠的位置,一雙愕然的眼睛一瞬也不瞬的盯著他們瞧。
MIKU怎麼也料不到本來就很少搭公車的弟弟會出現在公車上,更令她驚訝的是他竟然認識RIN
比起RIN他們,她雖然比較晚上車,但擁擠的公車內要認出彼此有點難度,事實也是如此,直到她鑽到後面的座位坐下後定睛一瞧才發現眼熟的兩位就坐在幾個座位前聊天。
MIKU的心情有些五味雜陳,原以為兩個八竿子打不著的人居然像朋友一樣一同上學……不久前RIN身邊的人明明還是她的說……
縱使內心的疑問快溢出口,MIKU始終沒有勇氣上前搭話,她默默在心裡打著要給弟弟短信的草稿,如果中午有空她想和他聊一聊。
 
 

 
 
午休鐘聲響起,原本寂靜的校園頃刻喧嘩熱鬧起來。
RIN提起便當,在腦海裡迅速搜尋校園裡可以藏匿的角落,今後她想獨自一人度過中午的時間。
瞟了抽屜裡的手機一眼,她無奈地呼了口氣,從第一節課休息時間就傳了簡信跟LEN說不能一起吃飯了,沒想到她的哥哥竟然固執地不容她拒絕,這麼來回幾次後RIN煩躁得乾脆拔了手機電池逃避……若是她哥哥知到自己傳的訊息都沒有被看到時不知到會不會發火呢。
 
好不容易決定了地點,只是沒走幾步即被身後的TETO喚住:「今天可以一起吃嗎?」
轉頭望著那滿面笑容的TETORIN婉拒的搖了搖頭:「今天我要一個人,TETO想的話可以直接去我哥的班上,他們不會介意的。」
 
「誰說我不會介意的?」
熟悉的聲音讓RIN身子一僵,她尷尬的回頭,果然就看見自家哥哥椅在門框微慍盯著她。冷聲冷語即是生氣的最好證明。
距離打鐘也不過幾分鐘的事情,這傢伙不會為了堵她從上一節課就翹了吧?猜想到這RIN不覺打了個顫。
撞見這幕TETO也很識大體的拿著自己的便當閉嘴乖乖離開,對好友求救的眼神視若無睹……開什麼玩笑她才不想當砲灰呢,尤其在LEN學長生氣的時候。
 
「喂,我不是說了──」
「跟我來。」
抓起妹妹手腕不由分說就快步走了起來,不習慣的RIN一個踉蹌差點跌倒,但LEN還是沒有停下速度,可見是真的生氣了吧。這儼然是母親抓著作錯事的小孩要懲罰的模樣讓路過的同學老師們皆頻頻側目,惹得RIN又羞又窘低下頭輕聲咒罵。
 
 
被強行帶到杳無人跡的校舍後方,LEN終於鬆開手,兩人都有些微喘著氣。
RIN無可奈何地瞪著他,一臉『你到底想怎麼樣』的表情默不作聲。
 
LEN被瞪得更是一肚子火,他來回深呼吸了幾次平撫情緒,然後才低著嗓子開口:「今天早上是怎麼回事?」莫名其妙像在鬧彆扭一樣突然就躲著他的行為,是在把他當傻子耍嗎?
 
「我不是說了要和朋友一起──」
「為什麼躲著我?」
 
早也猜到了RIN會講些不著邊際的話和他周旋,LEN乾脆直搗核心問重點,就看見RIN意料中露出愕然的神情,不知道是因為被說中還是被突如其來的猜測給弄傻了,變得有些支支吾吾。
「什、我才沒有……
「沒有?突然的說要自己上下學還一個勁的拒絕一起午餐?這怎麼看都是吧?」
……
RIN再度抬起頭與他四目相接,然而那複雜的情緒卻讓他讀不透,一時半刻想繼續調侃的話全吞了回去,他以為RIN會賭氣的回嘴、或是氣憤地道出他的罪狀,這樣LEN才能知道他到底作錯了什麼惹得RIN彷彿連一分一秒都不願待在他身邊一樣…….
 
「為什麼不說話?」LEN皺起眉,試著打破沉默。他不懂昨天究竟發生了什麼會使得RIN對他的態度如此的不自在,難不成……MIKUO有關嗎?
 
「哥哥……」看著對方的眼睛,RIN一字一句慢慢地說,「我們是親兄妹,我們不能在一起的。」
「哈、什麼?」事到如今了她還在說什麼?猶如聽到了很冷的笑話一樣,LEN似笑非笑的望著她,臉上的笑容越來越難看。
決定攤牌了似的,RIN嘆口氣一臉對LEN的逼問很無奈的模樣:「我喜歡很久的人──MIKUO他昨晚向我告白了,所以我不寂寞了、沒有媽媽的愛也沒關係了、更不用再讓哥哥陪著我了。」
有那麼一瞬間LEN感到心跳漏了一拍,接著一種詭異的情感爬滿全身似的讓他起了身雞皮疙瘩,差點喘不過氣來,他不禁伸手抓住RIN的肩膀,開口時連聲音都岔了:「可是我們……我們不是……」我們不是相愛的嗎?
──還是說,我只是那個傢伙的替代品?
 
「放開我。」為難地掙脫開對方的箝制,RIN別開眼想離去,然而LEN卻不死心的上前拉住她的手腕,使得她面露不耐的用力甩開。
鐵下了心,RIN瞇起眼扯起嘴角,嫌惡的瞟著LEN:「其實我之前就想說了,哥哥,和你上床後我只覺得──」
 
「──很,噁,心。」
 
 
甩頭轉身離開,讓頭髮的陰影掩蓋住表情,幸好她的哥哥不再追上來了,好笑的是她卻高興不起來......
有什麼東西跟著那幾個字一起被狠狠撕扯開來了,已經無法回頭了,儘管作勢踩著多麼輕盈的步伐,沉重的淚水依舊汩汩而下。
對不起,不過這樣就夠了,可以了,哥哥已經自由了,不用再為他這個不得父母疼的妹妹給束縛而煩心了。
 
自由了。
 
 
 
TBC.
- - -
卡文卡成這樣是怎麼回事我的天 _( :3))_
好像越想完結它就越卡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