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Jack Frost x Elsa 大愛ヽ(*´∀`*)ノ
OP女王根本帥爆了!!

噗ID:chia_hua_69
P網ID:2306543
  • 45945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Vocaloid]-兄與妹(レンリン)27


 

 
 
LEN自夢中驚醒,猛然從床上坐起,感覺背脊的汗水浸濕了睡衣。
 
他嚥了口口水暼向一邊的RIN,擔心她會被自己的動作吵醒。不過幸好RIN睡得很熟,毫無被驚動到──說起來最近的RIN在他面前越來越無防備了,當然她願意信任自己、依靠自己他是很開心啦……但做為一個男人卻不被當一回事實在有點欲哭無淚。
 
LEN甩了甩頭,將注意力放回剛剛的夢境上。
女人那瘋狂的哭喊聲每回想一次他就心驚一次,這噩夢他已經作過無數次,不過都沒有這次來得清晰,他甚至能說出那房間裡的擺設細節。
但這些相同的夢都有個共同點,就是女人的臉總是模糊不清。
 
隱約間他能感覺到是熟悉的人,但卻無法認出是誰。
他再度躺回床上,伸手搭上熟睡的人兒,本來被嚇醒便毫無睡意,但在靜靜地注視RIN那香甜的睡顏後,又漸漸的跌入夢鄉。
 
 
 
「呃……今晚嗎?」LEN瞧了瞧手上的票又抬頭望了父親興奮的臉,瞟了旁事不關己地吃著早餐的妹妹,視線又落回票上。
「是很難得的球賽吧?LEN應該也很期待吧!」
「呃,是蠻想看的啦……不過讓媽媽和你一起去不是比較好嗎?」
簡言之,兩張球票兩個位置,一張毫無疑問已被熱愛球賽的父親領走,餘下的一張似乎打算拉他一起。
「唉呀,我對那種男孩子的運動才沒有興趣呢,LEN你就陪你父親去吧,說起來你們父子也很久沒有聚一聚了呢。」他們的母親一臉笑盈盈地硬是將票塞進兒子手裡,LEN為難的接下票搔頭。
「可是……
「你就去吧,哥哥。」大致上也猜到LEN在猶豫些什麼,RIN測過身背起書包,「我今天會搭公車上下學的。」
LEN還未回答身旁的母親便開心的拍手定案:「那就這麼辦吧,等會你爸載你上學,然後一放學就在門口等他吧!」
 
喂喂……全部沒一個聽他說話的,LEN頓時有種隨便被賣了的感覺。
 
 

 
 
即使有約放學後依然等在教室門外的哥哥,讓她心底淌過一絲暖流,不過表面上還是如常的風平浪靜。
「不馬上與爸爸會合沒關係嗎?」
「讓他多等幾下無所謂吧。」
說陪著RIN只是好聽,事實上想無時無刻待在妹妹身邊是他的私欲。
所以就算和誰有約剝奪了這段獨處的時光,他也會盡其所能的爭取回來。
 
一路上他們天南地北的閒聊,不少次RIN也被LEN無聊的笑話給逗笑。他很高興看到妹妹的笑容一天天地變多了,好不容易那冷酷的態度變回柔和,彷彿從來就不曾存在。知道自己的付出得到了回報,那股澎湃的感動只有他能深刻體會。
 
──可惜沒有走不到的終點。遠處他們的爸爸用力揮著手深怕LEN看不到似的,她的哥哥嘆了口氣,鬆開牽住她的手,無奈微笑:「那麼我走了,妳回家路上小心。」
「嗯,祝你玩得愉快。」
看著自家哥哥超過自己大步走向父親的背影,RIN那暖和的心突然失落起來,她暗自深呼吸了幾次淡化那股苦澀後,撇頭往另一方向的公車站牌走去。
 
 
 
轉開鎖打開自家大門,RIN在幽暗的玄關裡一如往常的脫掉鞋子。
「歡迎回來。」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她勾起鞋子欲放入鞋櫃的手一鬆,鞋子摔在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響──說話的竟然是媽媽,RIN抬頭看見自己母親正坐在餐桌前與她四目相接、異常溫柔的笑著:「怎麼了?我臉上沾到什麼了嗎?」
……
直到這時她才清楚的意識到,今晚是她們母女倆難得獨處的時間。
 
她暗自吸口氣打算就這麼直奔房間時,母親那不容抗拒的聲音讓她停下腳步:「不先吃個晚餐再準備洗澡嗎?RIN一定餓壞了吧?」
跟著母親的視線望去,在餐桌上只有一人份的晚餐放在她的固定席上,顯然母親是已經吃過了,但卻坐在她的位置對面,雙指交錯、一副饒有興致的表情似乎已經準備好和她來段母女的秘密對談一樣,讓她莫名的不寒而慄。
「我不餓,我先──」
「過來坐下。」
「我真的不餓──」
"啪──!"
倏地巨響讓RIN反射性瑟縮了下身子,她的母親收回敲在桌上的手,再度回復笑容:「我說,過來坐下。」
……
瞄了母親一眼,她抿起嘴放下書包,小心翼翼地坐到餐桌前。
「那、我開動了。」
 
用餐期間一直讓RIN戰戰兢兢,她的母親就坐在面前微笑地盯著她的一舉一動,整頓飯下來她食而無味、一心只想快點結束然後離開母親的視線範圍。
──原本想著若是母親只是這麼瞧著她的話,只要視線不對上就沒有關係,但不料的是那人卻開口說出了差點讓RIN噎著的話。
 
RIN最近和妳的哥哥走得很近呢。」
……」身形一震,欲夾菜的動作僵硬地停在半空中。
「唉呀,怎麼露出這麼恐懼的表情?該不會你們都天真的認為我什麼也沒有發現吧?」
RIN吞下最後一口飯菜,怯怯開口:「什麼意思?」
一瞬間母親歛下所有笑容,換上冰冷的表情瞪視她:「省省吧,事到如今還要跟我裝傻嗎?」
……
除了沉默還是沉默。
RIN畏懼的低下頭不敢與她對上視線,才正要拿起飯碗時母親手臂狠狠一揮所有東西全摔落地上,菜飯散亂間夾雜碗盤碎片,一遍杯盤狼藉。
 
 
──「給我離LEN遠一點。」
 
僅只一句警告即讓RIN的世界有一陣傾斜的錯覺,她趕緊扶著餐桌邊緣穩住身子,迎面對上她母親冷冽的面容。
她想開口問為什麼但全身卻哆嗦得無力,太多五味雜陳的情緒排山倒海而來,恐懼、錯愕、不可置信、寒心……甚至她開始懷疑眼前的女人是誰?她認識嗎?
──自此對母親的所有敬愛剎那蕩然無存。
看見RIN面如慘白的臉色女人滿意的裂嘴笑,而前者則沒來由想到那位帶著LEN去看球賽的父親──她突然想對他求救,也許母親失常的精神狀態那位始終保持沉默的父親能幫上忙。
然而RIN還未摸到書包的一角便被她眼快的母親一腳踢開,RIN迅速縮回手退了一步。
「沒用的。那傢伙不敢忤逆我的。」女兒納悶的眼神讓她自鼻腔發出一聲冷笑:「哈哈,妳一定覺得很奇怪吧?比起別人家自己的爸爸怎麼會那麼沒有主見、沒出息?」
女人笑著拉過包包自暗袋裡掏出一疊照片散在桌上,RIN定睛一看,忍不住倒抽一口氣……
 
──照片裡全是自己的父親與一位陌生女人親密的照片。
有張甚至是兩人赤裸裸的在床上被當場抓到的錯愕表情。
 
──這一切都不是真的。
鮮明強烈的排他感讓RIN無意識的站起身節節後退,被身後的椅子絆得踉蹌摔在地上。
「這些照片拍攝的時間點,都是在懷著妳的時候發生的。很可惡呢,趁著孕婦無法行走自如且還要照顧兒子的時候出軌,簡直萬惡不赦是吧。」
RIN本能知道接下來會被女人的話語刺激傷害,但猶如受蠱般她只能怔在原地讓那位被她稱為母親的女人的黑暗一步步蠶食鯨吞。
……原先呢我也是恨他入骨、甚至恨不得與他一起墬入地獄……不過後來我想通了唷,為什麼懷著LEN的時候他依舊溫柔陪伴在身邊,然而懷著妳的時候就不顧妻兒的往外跑了呢?」
 
「一定是因為妳吧?因為懷的是妳所以才會發生這樣的事吧?」
──「這一切都是妳的錯。」
RIN無法自己的搖頭。
 
「呵呵,當有了那個想法後,我想盡了一切方法要流掉妳,可惜每次都是LEN陰錯陽差地阻止了呢。」
想起某日下午在百貨公司逃生口處的樓梯上,她盯著那幾十階的高度出神、正想佯裝踩空跌下樓梯時是LEN那小小的手抓住了她給了她繼續撐下去的力量。
……爾後那孩子總是帶給我光榮後我就更加確信了──LEN是我的兒子,是我的希望。」柔聲語氣換上不屑地噗哧一笑:「而妳呢,只是個剛好從我肚子裡出生的怪物罷了,披著我和他相似面孔的不祥之物。」
RIN摀住耳想隔絕女人尖銳的笑聲,然而這只是徒勞,那腐爛的事實依然一字不漏傳進耳裡:「……哈哈哈哈,話說回來妳的爸爸真是個可憐的男人啊,他大概怎麼也沒想到那女人只是因為錢才和他相愛的吧?當事實揭發後她早就拿著騙來的錢和昂貴禮物溜走了呢。知道嗎?我可是看他可憐才勉強繼續下去這段婚姻關係的,要不我早就丟下他帶著LEN自己遠走高飛了呢。」
 
是這樣嗎?
因為在自己丈夫那裏嘗到了背叛因此無法再繼續愛著他?
因而將那股恨意擴大使無辜的她受到牽連?
 
同時......將那無法宣洩的愛人的慾望轉向自己兒子身上?
 
──RIN感覺到一股噁心在胃袋翻滾,差點沒有吐出來。
這就是她所敬畏的母親、她極力討歡心的母親──這位被心愛男人給背叛而心碎扭曲變態的女人。
還有她的父親,愧疚不已造成面對老婆只能低賤地、苟延殘喘地在這家庭裡生存著──沒尊嚴沒主見的奴隸。
 
──原來她和哥哥兩人就是在這樣的家庭裡孕育出來的嗎?
 
她想發瘋、想逃跑,想用盡一切方法割斷這令她作噁的血緣。
「妳是不祥之物……自從那傢伙回來和妳出生之後我就漸漸淡忘了這件事,不過只要LEN和妳要好起來我就會馬上想起來呢。又要搶走我心愛的人了嗎?只要這麼一想就想捏碎妳的脖子呢。」
 
──「吶,別再靠近我的LEN了,不然──」
 
一股莫名的力量促使RIN從地上猛然爬起,她幾乎下意識奪門而出,將那些混亂的東西全部拋在腦後,只是一個勁發了狂的奔跑著,縱然幾次不穩跌得膝蓋與手肘血肉模糊,卻彷彿沒有痛覺似地搖晃著站起身又邁開腳步,腦子一片空白,只是機械式地重覆著奔跑、跌倒、奔跑著……
 
 
 
 
 
……NRIN!!」
赫然回過神,MIKUO就跪在她面前激烈搖晃著自己肩膀,路燈照明下的他看起來是多麼的緊張與擔心,而遺落在他腳邊的超商袋子不難推測是恰巧剛買完東西準備回家。
 
RIN不假思索地撲向他,將臉埋進他懷裡。
 
「救救我……
少女單薄孱弱的求救聲儼如風中殘燭般,一不小心就會在空氣中消散……
 
 
 
 
TBC.
 
- - -
急轉直下的劇情速度就不解釋了咳嗯
好吧,這下大家都知道RIN的病態是遺傳自誰了(
說實在小稀寫這篇也寫得不太舒服 _( :3))_ 這種已經可以急摳精神病院來領人的母親真的好恐怖啊…(
 
還有我發現這篇故事裡夢境的部分還蠻多的,而且全是噩夢 XDDD
不過相信看到這裡的各位都知道本篇那並非只是LEN的夢,更是他小時候的記憶了吧~(
 
最後MIKUO不負眾望再度英雄救美,完全狀況外的LEN就慢走不送了(
那麼接下來的劇情就要老套地進入各位期待已久的虐LEN模式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