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Jack Frost x Elsa 大愛ヽ(*´∀`*)ノ
OP女王根本帥爆了!!

噗ID:chia_hua_69
P網ID:2306543
  • 4708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元氣少女緣結神]-五百年(瑞奈.巴奈)下(完)

  
「也好。」收回來的手轉而順了順自己的黑髮,奈奈生勉強一笑:「也該是時候收回自己的感情了。」
「奈奈生?」瑞希不解的皺起眉,看著她像是要結束什麼似的讓他有些不安。
「經過這次,我終於瞭解了巴衛是深愛著雪路小姐的。那份愛情即使是禁忌,卻也是真真切切、無法輕易抹滅的。」現在比起笑容咬牙切齒會更加適合,然而也許是她善良單純的個性使然,該忌妒的時刻她總是先一步想到別人:「那麼再怎麼看來都是第三者的我,也該識相點退場了呢。」
 
猶如釋懷般伸了個懶腰,奈奈生站起身微笑:「我去收拾行李了。」
「奈奈生──」
「抱歉御影先生,已經麻煩你夠多了,再繼續叨擾下去我會不好意思的。」
對著面露為難的御影她歉意一笑:「況且我已經決定了,要當一個能獨當一面的神明,這樣才不會枉費你的推薦啊。」
 
 
……你沒有說呢。」直到奈奈生離開後,一直默不作聲的瑞希才冷不防的開口: 「沒有澄清巴衛喜歡的人其實從頭到尾都是奈奈生。」
御影聽了苦澀一笑,搖搖頭:「也許在我們看來是這樣,但實際上又如何?巴衛喜歡的究竟是哪位『雪路』只有他自己明白不是嗎?即使吾名為緣結神,但最多只能製造或增加兩人相處的機會,感情的結果只能看個人造化,傳達或揣摩心意並非我所能及之事。」
「無意冒犯,但在我聽來只是歪理呢。」瑞希不屑的笑了聲,起身走到房間門口前停了下來,沒有回頭:「話雖如此,但我也不會說出實情的。只要有機會奪過來我就會不擇手段,無論是戀愛、亦或這間神社喔,御影大人。」
 
──因為我不像奈奈生,我是位自私的人啊。
──好不容易喜歡的對象身邊的位置空出來了、能告別那幾乎每天都忌妒欲狂的日子,我怎麼可能輕易放棄?
──抱歉了巴衛,戀愛就是戰場啊。
 
扔下句極度挑釁的話,瑞希離開房間直直走向奈奈生所在之處。
 
 

 
 
第五次迷路後巴衛終於耐不住性子,朝最近的村子見到人便開門見山的問:「桃園神社在哪裡?」
結果竟然距離這裡隔了兩座山,被問話的人也笑彎了腰。巴衛又羞又憤的想著回去後要給那位報錯地址給他的御影好看。
上山的路上碰巧遇到剛從桃園神社下山的某位神明,從言行舉止來推測應該是位剛上任不久的新手神明,據本人說是來拿奈奈生的符以求好運的,然而巴衛聽了卻不禁失笑。
「那傢伙的符有什麼值得特意來求的?」
沒想到這不以為意的揶揄竟讓那位神明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巴衛先生你在開玩笑吧?奈奈生大人的符在界裡一直是很搶手的祈願品啊!」
以為是對方禮貌性的吹捧奈奈生,於是他又固執的說:「那傢伙苯手笨腳的怎麼可能辦得到嘛。」明明就是個沒有他就什麼也做不到的女孩罷了。
這次對方沒有再否認,反而是挑起眉:「我看你跟我說的完全是不同人吧,奈奈生大人怎麼可能笨手笨腳的呢,我沒有見過比她更淵博、更可靠的神明了。」
 
「從這裡直走到底就是桃園神社了,那麼我就先告辭了。」大概是自己的偶像被抹黑很不開心,那位神明帶路到一條筆直的石階後便轉身離去。
巴衛望著看似無盡的石階愣了會兒,雖然可以倚靠妖力迅速飛到目的地,但他卻不想這麼做,也許害怕、也許焦慮──內心默默掙扎後他只是抬起腳步開始爬起了階梯。
 
那位神明口中的奈奈生他完全不認識,應該說巴衛壓根兒就沒將那些形象套在想像中的奈奈生身上。
──可靠?這怎麼可能?那個三番兩頭就捲入麻煩的丫頭怎麼會有可靠的一天啊,絕對是認錯人了。
 
──簡直就像被開了場玩笑。
 
那天御影所敘述的『事實』讓他完全有種恍如隔世的錯覺,用話語輕描淡寫的那段時光歲月太過輕巧,導致一切都是那麼的不真實。
──『……在我與其他神明的推薦下,奈奈生成為了見習神明。然後經過一番長時間的努力後也通過了試驗,正式成為了為人們帶來開朗樂觀思維的元氣神。』
 
──『但成為神明並非輕鬆之事──為了讓新的神明能被各界認同,奈奈生與神使瑞希很努力的經營著,不論是建立神社、受民愛戴、驅除惡靈乃至神明界的交際應酬全部都是從基礎做起,你也知道那兩人其實都很傻直且糊塗脫線,其間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委屈都只有他們知道。』
 
迴響腦中的聲音使步伐變得凝重,突然巴衛有種這條石階永遠也走不到終點的幻覺,然而他知道,這世界不存在永遠這個詞。
──『一位從零開始的神明要搏取各界認同,那絕非一件簡單的事情,也非短時間內能夠完成的任務。他們只能不斷的累積信譽、努力維持……
 
──『巴衛……我很遺憾,恐怕你所眷戀的那位奈奈生已經不存在了。』
突然他停下動作,眼神一滯,當時聽到消息的疼痛感再度襲上心臟,他難受的抓緊了胸前的布料。他想,他可能有那麼點後悔來到這裡了。
 
──『遠在四百年前,奈奈生與神使瑞希舉行了一場跨越種族的婚禮。』
一階兩階……巴衛機械式的往上爬。
──『當他們收到來自各地的祝福外,同時也受到了各界高層嚴厲的指責,為了挽回信譽,他們又花了長到令人絕倒的時間──漸漸的這一兩百年才重新被大眾接受。』
 
終於到達石階頂端,在他面前的神社和他想像中的完全不同,他還以為笨拙的女孩經營的神社會是又小又簡陋的,然而眼前的神社不大卻有著獨特的神秘,雖然沒有亮眼華美的裝飾,卻有著莊嚴幽靜的古香。
一陣風襲來,巴衛銀白的長髮被輕輕撩起,樹葉飛落間眼前的景象如夢似幻了起來,閉上眼睛,在風吹動樹枝間的沙沙聲中,他聽到了熟悉的聲音在神社另一側沉穩的低喃,無意識的向著那聲音緩步趨近,在轉角,瞧見了他日夜思念的人。
 
她──奈奈生吟唱著祈願詩在飄滿符紙的環境裡優雅的飛舞,符紙隨著律動輕柔的浮動,那景象猶如大海深底的人魚與成群圍繞的魚兒嬉戲般美麗。
吟唱詩句的歌聲是如此之悅耳,溫柔又不失活力,令人沉醉。望見那些閃爍著飽和暖光的符紙,巴衛裡解了那位巧遇的神明為何會如此讚賞有加了。
 
他怔怔的望著那身影,奈奈生什麼都沒變……不,或者說是一切都變了。
外觀上她身襲古典高雅的和服,黑髮在頭兩側盤了一圈又一圈卻還是長及腰際,但那臉蛋還是如同巴衛記憶中的女孩一樣絲毫沒有改變。
即使如此,那股熟悉感卻不見了。
 
奈奈生的舉手投足無一不表露自己已非那懵懂無知的少女,成熟的神情、彷彿看盡世間的眼眸、溫柔內斂的微笑……
巴衛發出了聲幾不可聞的嘆息,一股哀愁在眉間濃得化不開。
 
是的,他和眼前的奈奈生,相距了五百年。
 
廊側發出腳步聲,他看見了另一位同樣熟悉又陌生的人──瑞希端著一壺酒與兩只酒杯笑盈盈的坐了下來。
奈奈生一個柔美的旋身完成了儀式,符紙紛紛井然有序地飄回她手上,與瑞希對上視線後同樣焉然一笑。
她坐回廊側親暱的將全身的力氣靠上瑞希,後者張開手將她擁入懷中,兩人相依的模樣猶如歷練世事的老夫老妻一樣溫馨。
就算已經有著心理準備才來的,那景象卻還是刺痛了巴衛的眼睛。
 
「好累喔,沒想到才做個幾千張符就累了,看來我真的老了呢。」
「辛苦了,先歇息會兒吧。」瑞希為奈奈生斟了杯酒。
「對了,你這次去有見到巴衛嗎?」
突然提到自己的名字,巴衛心瞬間漏跳了一拍。
「沒有,我留下信就打道回府了。」
「是嗎,這樣啊。」奈奈生語氣裡有著些微的遺憾。「當初拜託御影先生隱瞞實情是為了防止事態變得更麻煩,不過現在想想,也許該上門拜訪、坦承一切呢。」
「也是啊,我也挺想念那傢伙的。」
兩人相視而笑。
 
──這樣就好了。
──只要親眼確認奈奈生是幸福的活著,這樣就夠了。
 
巴衛轉身時碰巧與一位剛回來的少年碰個正著,後者充滿敵意:「你是哪位啊?」
「護君?」巴衛才剛要啟口,發現動靜的奈奈生兩人隨即發現了他們,「怎麼了護君,這位是──」
事到如今也不好離開了,巴衛緩緩回過身,面前的兩人不出所料的瞪大眼驚呼,頃刻,現場一切如同凍結了般沉靜,只剩下呼吸聲與微風證明著時間還在流逝。
他看著奈奈生從一開始的驚訝緩緩變成了瞭然於心的沉穩。
「好久不見了,巴衛。」
率先打破沉默的人,露出了讓他懷念到弦然欲泣的笑容,頃刻一切彷彿回到五百年前,他和瑞希為了幼稚的事爭吵、而奈奈生無奈的喝止、吵吵鬧鬧的鬼火童子、偶爾來插花的鞍馬、幸福依偎在一起的沼女皇與小太郎──在那不時溢滿歡笑的小小神社裡度過的那段溫馨傻脫的光陰歲月……有什麼奪眶而出,滑下臉頰。
 
 
──「歡迎你回來。」
 
──「嗯……我回來了。」
 
 
 
 
END
 
- - -
每篇前的部分(也就是奈奈生與瑞希的部分)都是以倒敘法呈現的,應該不會看不懂吧()
嗯,這就是結局了,有點溫柔但又哀傷。
可惜的是本篇瑞奈的描寫不多,畢竟主要在虐巴衛WW(喂你
希望下次有機會有靈感挑戰巴奈 (*´∀`*)
 
感謝看到此的各位親~(≧▽≦)/


最後附上手殘插圖~

上色前



上色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