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Jack Frost x Elsa 大愛ヽ(*´∀`*)ノ
OP女王根本帥爆了!!

噗ID:chia_hua_69
P網ID:2306543
  • 4708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Vocaloid]-兄與妹(レンリン)25


──「聊天散步,就晚了。」
──「只是聊天散步?」
 
──「……我不懂妳的意思?」
母親的質疑讓他心臟猛地一縮,幸好LEN隱藏得不錯,絲毫沒有表現在臉上。
他固作鎮定的看著自己母親緩步來到面前,空洞的眼睛死死盯著他。
──「下次,不准再無故晚歸了。」
 
LEN不確定母親的這句飽含關懷的責備是否只是對於他,事實上經過今天的事情之後LEN也開始懷疑起母親對於妹妹的愛。
一想到當時毫不留情地打擊RIN自尊心的人與面前這個面露慈祥的是同一個人──他起了身雞皮疙瘩。
 
LEN隨意道了聲晚安後便閃入自己房間。
 
梳洗完後他試著躺在床上卻毫無睡意。
望著一側的牆壁,他情不自禁的撫上──RIN現在睡了嗎?
在發生了這麼多瘋狂的夜裡還睡的著嗎?
 
LEN閉上眼,妹妹唇上柔軟的觸感還依稀感受得到。
 
RIN的表情非常痛苦。
他想盡辦法想安慰她,但怎麼也傳不進她的耳裡,看見她哭泣,他更是慌了,於是在她的誘惑之下,順勢地用行動來傳達他的安慰。
──然而自責的淚水卻在心底流淌。
 
對不起……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在那其間,他一直在RIN的耳邊帶著愧疚的懺悔。
 
對不起對於母親的偏愛無能為力。
對不起自己太過顯眼因而抹滅了她的存在感。
對不起明明不清楚真相卻還推助她面對真相的無知,讓她不止期待落空還滿身是傷。
那委屈受傷的心情彷彿傳到了他心裡,同樣寒心、同樣心如刀絞。
 
他能做些什麼呢?
身為一切主因的他應該做些什麼才能救贖RIN崩潰的心呢?無力感讓他想放聲大哭。
 
其實這並非他的錯。
盡好一個作兒子的本分,發揮所能在各項成績裡拿下出色表現的他被當作萬惡的主因,何其無辜?
但再繼續置若罔聞下去,RIN遲早會走向滅亡之路。
一抹思緒浮現,接著成了堅定的決心──既然父母不能給予RIN愛,那就讓他來愛吧。
──他要愛她愛到RIN無暇感到寂寞。
──沒錯,即使他付出的愛超出了作為哥哥應給的範圍,也在所不惜。
 
另一方面不可思議的,在越界之後,他反而有種如釋負重的感覺。RIN的魅誘固然是導火線,但若是沒有日積月累的慾望也是無法發生的。
 
與妹妹發生關係這件事,他並不後悔。
自己對於妹妹的不正常感情,LEN並非沒有察覺。他任由那份情感日漸加深、任由自己更加迷戀她。
這次的占有,讓他體驗到前所未有的滿足感。
 
RIN是需要他的。
RIN是渴求他的。
RIN是愛著他的。
他們是兩情相悅的。
這就夠了。
 
原本表情泰然的LEN突然意識到什麼似的臉蛋驀地爆紅,忍不住掩面羞赧地滾了幾圈。這下糟了,對於再一次見到她要說什麼LEN完全沒有頭緒!身體還好嗎?還會痛嗎?這類的關心都會曖昧得讓自己心跳加速,更糟糕的是說出這些話的自己還會自然而然地回想起當時親密的畫面,這更讓他想找洞跳。
 
於是他設想了一套瀟灑的對答後,從一開始的緊張、期待一直等到不知不覺跌入夢鄉,然後在輾轉間醒來。
 
──她沒有來。
曾幾何時已經習慣了就寢時身邊有著妹妹的體溫、有著RIN輕柔的鼻息。
即使就在不久前的剛剛,他們有了那麼親密的身體接觸,但現在枕邊無人的LEN依然感到無比寂寞。
窗簾的色調漸漸明亮了起來,天就快亮了,但他的RIN還是沒有來。
 
空等了好段時間,LEN疲憊的闔上雙眼,漸漸讓自己進入夢鄉──
 
 
「起床了。」
RIN的聲音模糊的傳來,LEN半夢半醒間嗯了幾聲表示回答,接著又沉沉睡去,RIN無奈之下又靠近了些,「哥哥,起床了。」
 
毫無預警的,LEN雙手一撈將妹妹攬進懷中,把RIN的驚呼埋進了胸膛。
「唔嗯……一起睡吧……妳也沒睡飽吧。」LEN下巴輕抵著RIN的頭,慵懶地說出極具誘惑的提議,不料RIN嬌小的身子一屈,一下子便逃出了睡傻了的哥哥的禁錮。
 
「別鬧了。」
RIN五指梳理了理亂翹的髮絲,再度冷冷的說道。
「不然一起請假吧,就說感冒了什麼的。」
不死心如LEN依舊賴在床上連眼睛都不打算睜開。現在RIN的表情一定很無奈吧,LEN試著在腦中描繪後低嗓笑了幾聲。
出乎意料的,RIN妥協似的嘆了口氣,「我知道了。」
LEN才剛在心裡歡呼自己的勝利,RIN就扭頭打算離開房間:「你好好睡吧,今天我搭公車上學。」
語落,她正要打開門的動作被一隻手由後搶先一步握住門把──LEN猶如瞬間移動似的來到她身後,且一掃方才有氣無力的撒嬌,現在正精神抖擻的向她微笑:「請假休息沒有RIN就沒有意義了。」
他在RIN的前額上輕柔的落下一吻:「我現在就去準備,等我。」
 
留下來的RIN呆立原地幾秒,摸上額頭,眼神裡有些複雜。
 
 

 
 
小幅度的拉開襯衫衣領,她低頭瞥了下胸前的吻痕,輕柔的嘆息。
 
她位於操場邊的樹蔭下,遠處打球的歡笑聲音一陣陣的傳來,天空萬里無雲,將近中午的炎熱烘烤著地面,浮出的海市蜃樓讓看著的人都能感受其熱度,而這裡卻像是隔離了那股熱度一樣,樹蔭的庇護加上輕拂的風,涼爽得舒暢。
 
「找我嗎?」
MIKUO來到RIN的面前,微笑。
「我還擔心你沒看到簡訊呢。」RIN收起手機也回以一笑:「抱歉啊,還要你翹課來高中部。」
MIKUO無所謂的聳聳肩:「沒關係啦,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然後呢?」他看向RIN的神情帶著些微的憐憫:「……失敗了嗎?」
 
──別人看來悠閒、與平時無異的她,全部,都是假象。
RIN擰起眉鼻子一酸,掩面哭了起來。情緒反應如此之大,連身子也忍不住瑟瑟發抖著,MIKUO絲毫沒有猶豫上前擁住了她。
 
「你說對了……媽媽她、根本不愛我……
「嗯。」
「我和哥哥發生關係了……
「嗯。」MIKUO語氣裡雖然有些遺憾,但卻沒有訝異,或者說他早就已經預測到這是遲早的事了。
「我傷害了哥哥……不管我怎麼瘋狂都沒關係……但唯獨對哥哥、想盡量把這些負面情緒隱藏起來的……明明是這樣的,可是還是……
「怕他會因自責或害怕而遠離妳嗎?」
他感受到懷中的女孩顫抖著點了點頭。「……即使不是現在,遲早有天也會。」
 
「不會的。」MIKUO放開了她,嘴角彎起安慰的弧度,伸手拭去RIN臉上的淚水:「只有這點我可以肯定的說。」
 
跨過了那條線,從今以後鏡音LEN只會更加無可救藥的迷戀著RIN吧,真心混雜著愧疚得想彌補一切的愛。
那麼,RIN又是怎麼想的呢?
RIN對於LEN的愛又是什麼成分的愛呢?
 
──這個時候,如果RIN……
MIKUO的神情變得深沉起來。
──如果她拒絕了LEN的話,情況會變得失控嗎……
 
MIKUO?」
被拉回意識的MIKUO面對一臉疑惑的RIN只是無奈的笑了笑。
「沒事。」
 
 
──只是希望你們的母親不要作出什麼行動才好啊……
 
 
 
 
TBC.
- - -
 
最後這句不用猜,相信大家也知道
他們的母親『肯定』會作出什麼的(*´∀`*)
 
這篇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卡文卡得好嚴重(掩面
應該說接下來可能也會很卡(再次掩面
好討厭喔,有種靈感快被榨乾的感覺
重點是文文自己看了好幾遍、修了很多次也還是覺得寫得很差啊……不到我想要表達的程度,有點難過 Q__Q
希望各位將就點看吧 ^q^ (打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