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Jack Frost x Elsa 大愛ヽ(*´∀`*)ノ
OP女王根本帥爆了!!

噗ID:chia_hua_69
P網ID:2306543
  • 45945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Vocaloid]-兄與妹(レンリン)24



 
「我回來了……
RINLEN回到了家,他們的母親在廚房洗著碗。沒有看見父親的影子,不過林浴間傳來水聲表示他可能在洗澡。
 
「總算回來了?我們都吃過了,妳記得吃完自己收拾啊。」他們的母親沒有停下動作,甚至連看也沒有,不過語氣明顯是對著RIN說。
「嗯……」她有些怯弱的應了聲,想拉開餐桌的椅子卻被LEN阻止了。
 
給了她鼓勵的一笑,LEN用著開朗的聲音說:「媽,RIN有東西想給妳看。」
……
見母親沒有什麼反應,LEN上前笑著拉住母親的手臂:「哎唷,等會兒我再幫妳洗嘛,妳先聽聽RIN想說什麼好嗎?」
……」雖然沒有回答,但她還是關上了水龍頭,轉頭看向RIN
「呃,我……
RIN難得有些笨手笨腳的拿出那張獎狀,舉在胸前,有些害臊的撇過頭,「那個,寫作比賽得了特優……
 
 
──「所以呢?」
 
 
一句毫無溫度可言的反問瞬間讓兄妹倆人僵硬,而RIN更是刷白了臉。
彷彿一點也沒察覺到這氣氛似的,他們的母親回過身再度扭開了水源,頓時他們之間只剩下洗碗的聲音。
──媽媽?
 
率先打破沉默的是LEN,他尷尬的再次提起笑容:「什、什麼所以呢,不是很棒嗎?特優可是很厲害啊。」
「很厲害?那請問那是什麼的特優?全縣?全國?還是只是全班?」她諷刺的笑聲一聲聲猶如甩在RIN臉上的巴掌一樣火辣、疼痛。
──為什麼呢?
──為什麼不開心呢?為什麼呢?
 
母親的譏諷沒有停下來,將女兒期待的心給狠狠踐踏了:「難道這樣就滿足了?那麼妳的野心也太過渺小了吧。怎麼不看看妳哥的獎狀?沒有個全國我可是都不好意思擺呢。」
「媽!」
 
"啪咑──"
RIN僵著臉默默踩開垃圾桶的蓋子,接著在LEN詫異的視線下毫不猶豫地將手中的獎狀撕爛、張開手,任由它們飄入桶內。
 
RIN!!」
然後猛然轉過身,門也不關地奔出了這個冷漠的家。
 
 
 
──是她學不乖。
她早該體認到考試排名倒數第二的那天起,母親就徹底對她失望了。
沒有挽回的餘地、沒有多餘的藉口。
什麼母愛啊,她這一生註定得不到了。
得不到了。
 
 
 
「小女孩,一個人?」
RIN回過神,發現自己坐在學校附近公園的涼椅上,而她的世界正恍恍惚惚的旋轉著。
「喂喂,別不理人嘛。」
偏過頭,那個跟她講話的男人似乎還帶著同伴,「這個時間了還待在這裡,不就是等著人搭訕嗎。」他們正開心的竊竊私語著、嘻笑的聲音不絕於耳。
 
「什麼?」
「要不要和我們一起去玩啊?一定很開心喔。」男人趁著RIN發呆時手指輕輕滑過她的臉頰順勢勾起下巴:「雖然失魂落魄的,但仔細看長得很可愛嘛。怎麼樣,要不要哥哥們安慰妳一下啊?」
 
她眼前的男人背著路燈的臉藏在黑暗裡十分模糊,不過那不懷好意的笑容倒是清晰可見。
RIN不禁也跟著傻笑起來。
……一個人……
「啊?」
RIN的手覆上那撫摸自己臉頰的手,磨蹭:「你能夠眼裡只有我一個人、只愛著我一個人嗎?」
「哈?」男人對她的話語不解的皺眉,隨即靈機一動露出了猥瑣的笑容:「這樣吧,我們來做一些當下『只能和妳做』的事情怎麼樣呢?」
「只能和我?」
「沒錯,只能和妳唷。」男人笑著點頭,他搭在她肩上的手開始不安分的蠢蠢欲動,眼看著就要滑進少女合身的制服裡──
 
「放開她──!」
 
宏亮的聲音讓RIN愣愣地轉過頭,不遠處路燈下滿面怒容走來的人她再熟悉不過,「哥哥……?」
「哈哈,哥哥!!」她抬起手小孩子似的開心地朝他揮手。
 
「嘖。」
她感覺放在肩上的力量不見了,又傻傻轉回頭,看著那些不想將事情鬧大的男人們逃離了她的身邊。
「唔,怎麼這樣……RIN嘟起小嘴,嬌瞋:「不是說好要一起玩的嗎……
來到她身邊的LEN用力抓住她的胳膊將人整個拽起:「走!我們回家!」
「不要──!!!」原先還傻呼呼的RIN一聽到了關鍵字突然整個人發了飆尖叫,用力揮開那支手任由失去平衡的自己跌向地面,撞響了那堆扔在地上的空啤酒罐。
──沒錯,啤酒罐。
 
「嘿、嘿……嘿嘿嘿嘿。」伏在地上的RIN將那些空罐擁入懷中,無法抑止的甜笑:「早知道喝酒這麼開心我每天都要喝個一打,一打!!」
 
「嘖。」LEN咬牙握起拳,他實在很想知道RIN是去哪家商店買來這堆啤酒的,好讓他將那位把酒賣給未成年少女的店員給狠狠爆打一頓。
他氣,氣自己當時慫恿她、將她推入更深的火坑;氣自己事發後沒能即時反應過來上前擁住她、任由她帶著破碎不全的心逃出家裡;更氣自己沒有揮開拉住他、阻止他第一時間追上去的母親的手。
他找了好久好久,隨著深夜來臨他更加的不安,要是RIN出了什麼事他絕對不會原諒自己。
總算在學校附近的公園裡找到她的身影,然而那隨便、墮落的舉動更讓他火上澆油──即使他知道錯不在她,LEN仍然無法遏止那股怒火──如果他晚了一步怎麼辦?她怎能如此輕易的貶低自己?
 
直至現在,LEN望著她跌坐在地上笑得沒心沒肺的身影,內心只剩下無力的愧疚與哀傷。
 
LEN跪在她身邊,再度伸手輕輕攫住RIN的手臂,放柔了嗓子:「RIN聽話,我們回家吧……
「不要!!我說了不要啊啊啊!!」RIN觸電似的奮力掙扎、又踢又踹,眼裡泛著淚光:「我沒有家!那裡才不是我的家!!」
RIN……
「騙子!!你們全部都是騙子!!什麼愛啊情啊根本都是屁!沒有一個愛我的!」她雙手掩住眼臉、顫抖著身子嘶吼:「我不要了!我全部都不要了!!全部都給我去死啊啊!」
RIN……別這樣……
「哥哥也是吧?說什麼愛我也都是敷衍我吧?哈哈哈哈、比媽媽還過分的欺騙我啊。」
「不是的……
「那就證明給我看啊!!!」
RIN用力向前撲倒了他,撞得LEN有些頭昏眼花,待他意識過來才發現這姿勢說多曖昧就有多曖昧──
──這真的不太妙。
RIN別這樣,妳先冷靜下來……LEN作勢要起身但馬上被RIN按著肩膀用力壓了回去。「先放開我好嗎,這樣我不能──」LEN緊張的好聲好氣被一顆突如其來的淚珠給打斷了。
方才紅著臉不敢看對方,這時才發現RIN悲痛的臉上早已佈滿了淚痕。
 
「為什麼連哥哥也要騙我呢……」一反那歇斯底里的態度,此時此刻的RIN只是個心受了傷、找不到歸屬且無處可逃的迷了路的小孩。「媽媽根本不當一回事啊,我根本不重要啊,為什麼要騙我、給我信心呢?」
「對不起……
「早知道會這麼痛我就不要賭一把了、早知道當初我拿到獎狀的時候就直接扔掉就好了……RIN無助的看著LEN,那股絕望溢於言表:「早知道那時候我就直接死掉就好了。」
「別說了……LEN哀傷的舉起手捧住RIN的臉,心的疼痛不亞於她,連開口的聲音都岔了:「如果妳死了我也活不下去的,我愛妳啊RIN。」
「哈……我不會再相信了,愛情什麼的……
「相信我,求妳了,再次相信我啊。」LEN苦苦哀求著,眼眸裡沉載著悲傷與深情:「我真的愛妳啊,RIN。」
 
……如果哥哥真的愛我的話──」
RIN緩緩低下身子,吻上那同樣顫抖著的雙唇,接著靠在他的耳畔挑逗般呢喃:
 
 
──「就證明給我看啊。」
 
 
頃刻,RIN感到世界一陣翻轉。
不知何時躺在地上的人換成了她,她的哥哥伏在她身上深深的吻著她。瑣碎而狂亂的吻落在她唇上、頸上、甚至更往下……她感覺得到胸前的束縛被解開,一股冰涼讓她縮了縮身子。
 
亂了,一切都亂了。
 
玩火的女孩最終被火焰吞噬,誰也救不了她,一切都回不來了。
哥哥的溫柔讓她弦然欲泣,然而即使仰著頭望著夜空也找不到一顆星星。
 
沒來由的,她想起很久以前自己很喜歡的一只馬克杯。上頭俏皮的貓咪圖案總能讓她煩躁的心平靜下來。
但是某天她卻不小心失手摔破了,為了那只馬克杯她傷心了好久。
「哈啊、啊……
可後來看不下去的哥哥為她買的──
「啊、哥哥……
 
──是至今為止,她都還非常喜歡的一只彩色的玻璃杯。
 
 
 
那一夜留下的記憶除了第一次的痛楚、互相交換的喘息,還有啤酒及土壤的味道。
 
 
 
 
 
TBC.
 
- - -
總算!!這兄妹總算跨過那條線了!!((歡呼
哈哈,說真的對於一下子就跑回本壘的進度有嚇到的舉手  (≧▽≦)/
這滾床單的戲碼同樣很早之前就排好了,只是寫的進度嗯你們知道的
雷到的親不要瞪我~ 我早在前面就說過要慎入了呀 (*≧∀゚)b
不過話說回來──
已經寫得夠含蓄了我還會臉紅這到底是鬧哪樣啦!!。゚・(ノД`)
可見對這部分我還是純真的可以啊(騙誰
 
啊對了對了,希望大家不要怪LEN的慫恿。
因為以他的立場,他可是每次得獎都會被誇讚的,所以根本沒想到RIN會這樣被羞辱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