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Jack Frost x Elsa 大愛ヽ(*´∀`*)ノ
OP女王根本帥爆了!!

噗ID:chia_hua_69
P網ID:2306543
  • 45945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Vocaloid]-兄與妹(レンリン)23


 
初音MIKUO,有著一頭翠綠短髮與同色的一雙眼瞳。國中三年級,與家人的關係並不理想。一年前選擇搬出來自己獨居,雖然家裡有定時匯給他生活費,但他還是決定在周末時打工賺零用。
 
初音MIKUO,身分為初音MIKU同父異母的弟弟──或者更貼近一點的說法──父親從前情婦的遺物。
是的,由於MIKUO的生日即是自己母親的忌日,於是他的身分使他受到的不平等待遇合理了起來。
心裡深處還愛著他親生母親的父親,埋怨著奪走她生命的存在,心生否定,而行為又由心所生,如此這般,MIKUO得不到他應有的父愛。
而他的『另一位母親』就更不需解釋了,至於他什麼都不知道的姐姐MIKU,他也無力去討好或是打好關係。
 
因為他知道,在這個家裡他從來不是主角。
RIN伏在涼椅邊的把手上,默默道:「你會恨你的姊姊嗎?」
MIKUO用了"妳也知道不是嗎?"的表情無奈微笑:「說不恨當然是騙人的,幾年前偷偷蹲在樓梯間從父母的吵架翻舊帳中找到真相時,根本恨不得那個不被愛的私生子是MIKU呢。」他的眼神變得縹緲,回憶過去的眼瞳就像歷歷在目一樣深沉:「我還記得那天晚上我完全睡不著,深夜裡一個人踏著無聲的步伐晃進了MIKU的房間,居高臨下地看著睡得安詳的她。」
 
「但你卻沒有動手。」RIN就像親臨現場一樣,篤定地接著他的話。
「對,就連將雙手放上那頸子都沒有。」他說:「我只是盯著看了好一會兒,然後就這麼回房了。」
「你的情況真糟。」RIN想著MIKUO的遭遇,微微替他嘆了口氣。自己是情婦的兒子,且現在的母親並非自己親生母親,被無視甚至若被虐待都似乎合情合理。
「不,RIN……」沒想到MIKUO卻反而向她投來同情的眼神:「妳的情況比我更糟。」
一開始RIN聽不懂他言中所指,但稍稍思考後便理解了,她垂下了眼睫。
「我是因為『私生子』而被忽略、被討厭,但是RIN卻是莫名其妙就被冷落了呢。」
「沒有理由的……RIN盯著自己置在大腿上的雙手喃喃自語。「不,不是沒有理由的。」
RIN呼了口氣,從書包裡拿出了東西,看著上面的字,她抿了抿嘴:「以前國小的時後,我曾經因為母親無意間的讚賞而加入了合唱團。為了給她驚喜,我背著她偷偷的練習,想著等到奪下比賽冠軍後再同著這份驕傲向她坦承。」
RIN微微笑,參雜淡淡苦澀:「比賽的前後正好有著考試,但我還是選擇練習比賽的部分,因此沒有努力的讀書。成績出來了,比賽只拿了第二名,然而那次考試我的班排名卻是倒數第二。
「老師將母親約來學校關心詢問,母親陪笑的臉一回到家後揪然變色,不止對我破口大罵,還當著我的面把那張第二名的獎狀給撕成了碎片。」她還記得自己佇立在那些碎片後不停地哭著,就因為她的母親對著她的哥哥這麼說了:
 
LEN哪,RIN可是個壞孩子喔,她實在太讓我失望了。』
『所以答應媽媽,從今以後別和她玩在一起,知道嗎?』
 
會這麼說無非是怕兒子被帶壞吧?畢竟她的哥哥在那次考試中,一如往常地拿了第一名。
「哥哥一定也忘了吧,那個時後他可是很瞧不起我呢。」RIN語氣裡平淡,然而記憶中的自己卻是哭得昏天暗地似的。
她永遠忘不了當時的LEN用著鄙夷的態度對著角落的她警告著。
『別過來。』
『丟臉。』
她實在好害怕自己唯一的哥哥會從此不再搭理她,於是RIN只能用著抽咽的聲音不斷的道歉著。
 
自那次後,RIN不再開口唱過歌,也極度厭惡唱歌──這就是她埋藏心底的灰色記憶。
 
「我覺得並非如此而已。」
MIKUO的一句話將RIN拉回神,他的表情有些說不出來的凝重。
「只是成績就討厭小孩......不是太極端了嗎?即使當下是,但那之後應該就會原諒了不是嗎。」他有些謹慎地道出了心裡的疑惑與推測,「我倒是覺得......那只是一種藉口而已,一種看似合理的、討厭小孩的藉口。」
「什麼意思?」
「我就坦白說吧。我覺得就算RIN妳拿得再好的成績、變得文武雙全的天才,妳的母親還是不會注意妳的。我有......這樣的感覺。」
 
RIN聽了感覺有些荒謬,難道哥哥得到偏愛並不是因為他的出色表現嗎?
「怎麼可能……事到如今你要說這是必然的嗎?哥哥與我的待遇是理所當然的?」那麼她從前的努力全是可有可無的意思嗎?
 
「也許妳可以透過這次尋找答案。」MIKUO柔聲的安撫RIN,並領著她跟著自己的視線落在她方才拿出的東西上:「妳打算當作從沒收到這樣東西過嗎?」
 
──那是張寫作特優的獎狀。
 
她已經忘記是多久以前投稿的作品了,當老師拿給她並說恭喜時,她有種被耍的錯覺。
──拿著這張獎狀去證明自己也是能爭取被愛的可能性嗎?
 
所有的噩夢頓時鮮名且可怕了起來。
 
 

 
 
送走MIKUO後,RIN乘著電梯回到了自己家,在電梯開門後意外的撞見靠在電梯旁牆上明顯在等她的LEN
「哥……
「那傢伙是誰?」LEN挑著眉,眼裡明顯有著不悅。
都被看見了啊。「MIKU的弟弟。」
 
「他叫妳RIN?」
「是我要他這麼叫的。」看自家哥哥像是吃醋賭氣的樣子,她感覺好氣又好笑。
「不是說好要和TETO回來的?這傢伙又是怎麼出現的?」
「半路遇到的。」RIN臉不紅氣不喘的扯著謊:「TETO先回去了。」
「然後妳就和他一直聊到現在?妳知道現在多晚了嗎?」
「話題合自然就聊久了。雖然晚了,不過我們一直待在下面的涼亭。」
「這我當然知道。」LEN有些咬牙切齒的說道。「在這裡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的。」他當然要提防那種來路不明的傢伙會不會對他親愛的妹妹RIN做出什麼傷風敗俗的事了。
RIN微微愣了下,難不成他們談話的期間,他就這麼一直趴在窗台邊看著他們?她稍微想像了一下畫面後不禁噗哧笑出聲來。
大概也猜出RIN笑的原因,LEN又羞又窘的搔了搔臉頰:「總之不要再這麼晚了還和男生獨處啊,很危險的妳知不知道。」
 
「是、是……RIN才抬手要開門就被LEN擋在門前,他一臉神秘地笑著,掌心向上往她面前伸了過去,作勢要她交出什麼似的。
「幹嘛?」
「讓我看看。」
「看什麼?」
「哎唷,不要謙虛了嘛。」
這時RIN才會意過來LEN指的是什麼事情。
「視力還真好啊。」這麼遠他也看得到──她從書包裡翻出那張剛收進去的獎狀。
「哇啊,寫作特優呢。」LEN看著獎狀喜孜孜地笑了。
RIN才想回說"那又沒什麼"就被LEN輕撫頭的舉動給打斷了。
RIN很厲害呢。」LEN的動作非常的溫柔,加上那讚許的眼神瞬間讓她心臟緊收了一下。
 
──厲害嗎?很厲害嗎?
──比哥哥你還厲害嗎?
 
──才怪。
RIN輕輕推開了那隻溫柔的手,「謝謝。」
此時此刻,她真的恨透了自己那個可笑又可悲的自尊心,明明是如此眷戀那溫柔的手心,卻要逼自己推開,重回冰冷的懷抱。
自尊心逼迫她即使遇到好事也不准坦率的高興起來,因為期望越高相對的失望的時後就會越痛。
可是──
 
「拿給媽看吧。」LEN笑著為她開門,臉上全是為她高興的笑容。「她一定會很開心、很驕傲的。」
 
──真的嗎?
──會露出我常看到的──對哥哥的那種驕傲的笑容嗎?
「騙人……」她感覺得到自己心臟的鼓動,口是心非無非是想透過哥哥再給她更多的勇氣和信心。
「沒有騙妳,我敢打賭她會很高興的。」LEN的一股"相信我吧"的信心頓時給了RIN希望。她開始對自己內心的警告充耳不聞、無視那股蠢蠢欲動的不安感。
 
──「也許妳可以透過這次尋找答案。」
 
沒錯,也許現在正是時候。
這次她要找到答案。
 
 
 
TBC.
 
- - -
好喔,這次有在約定的兩周內更文喔 (*≧∀゚)b
這次更的文有些呼應了先前(~~久之前)LEN的視角(也就是LEN自己跟自己說話的那段),說真的伏筆埋久了連自己都差點忘記了 >WO((好意思
 
稍微解釋下,這次糾結的點在這裡:"兄妹的母親是因為成績而偏愛哥哥嗎?還是──"
RIN的期待:如果是前者,那麼只要達到母親要的水準,那麼她也能得到愛。
RIN的不安:如果是後者,那表示她從根本就被否定了。
 
哈哈……終於要來到這段了──先警告一下大家,下章會很糟糕,真的要慎入了…OT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