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Jack Frost x Elsa 大愛ヽ(*´∀`*)ノ
OP女王根本帥爆了!!

噗ID:chia_hua_69
P網ID:2306543
  • 46731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Vocaloid]-兄與妹(レンリン)22


「等等!」
有說有笑的兩人漸漸走遠,直到身影消失在地平線。
她癱坐在地上。不知何時小女孩的影子已經完全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帶著自嘲面容的少女。
 
「哈哈哈哈哈哈哈──」
對,沒錯。
就是對她而言太奢侈了。
是她的錯,都是她的錯,正是這位做著妄想超越哥哥什麼的白日夢的小女孩的錯。
她向後一倒,地面發出猶如石頭砸破玻璃般清脆的聲音,一切崩潰碎裂,她就這麼跌進了永無止境的虛無與黑暗……
 
 
睜開眼睛的時候淚水順著臉頰滑落,直到浸溼了枕頭。
她不自覺的撫上頰上的淚痕,冰冷的溫地令她瑟縮了一下。又是這個討厭的夢,她想,接著很快的抹掉了脆弱的痕跡。
黑暗裡藉著透過窗簾的月光,她將自己哥哥睡顏的輪廓仔仔細細地端詳了一遍又一遍。
她緩緩鑽進LEN的懷裡,閉上眼感受著他的體溫與呼吸,嘴角淡淡地扯出一抹微笑。
 
──她恨他。
是的,即使知道這件事並非他的錯、也非他所願,但自己還是會不由自主的恨著他。
她恨他,同時也愛著他。
很不可思議不是嗎,如此強烈又相反的情感竟能同時存在。
 
我恨你,哥哥,而我也愛你喔。
 
夜裡她放任嘀咕的自己再度進入夢鄉。
 
 

 
 
直到與MIKU的眼神對上她才回過神來。然而前者卻馬上回過頭裝作什麼也沒發生一樣。停滯的時間又開始流動似的,RIN意識到現在正在上課而方才的自己神遊去了的事實。
MIKU的反應讓她嘆口氣,RIN轉而將視線拋向窗外。
──『想必令千金的表現也十分優秀吧。』
 
她嫌惡的皺起眉,自夢境遺落下來的影像碎片就像拷問一樣逼她重新面對一切──那些她已經放棄了、努力過了的種種。
是啊,既然是已經放棄了的東西,那何苦又在夢裡折磨她?
現在,她只感到筋疲力盡。
 
也許是夢的關係,RIN自今早就不太想和自己哥哥相處,像是走路故意加快步伐或是午餐時不和他對上視線等等,一股黑色的情緒迫使她下意識地想避開LEN。她的哥哥似乎也稍微察覺到了,不過卻沒有表示什麼。
 
RIN望著窗外的層層烏雲想了想,拿出了手機飛快地打出了簡信接著傳送:『哥,今天我要值日,你先走吧不用等我了,我會和TETO一起坐公車回去的。』
 
為了斬清這不該再擁有的『不甘心』,就再給她一天的時間吧。
──即使發現了這是謊言,也請不要拆穿好嗎,哥哥。
 
幾分鐘後回傳來的訊息,總算讓她露出了今天的第一個微笑。
 
 

 
 
待在放學後空蕩蕩的教室裡與其發呆還不如做些事情,於是她索性拿起今天的作業開始解題。而本來就不是很好的天氣,幾聲悶雷後豆大的雨珠即傾盆下起。
 
──果然還是下雨了。
RIN一手撐著頭、一手寫下最後一題的答案後,開始不疾不徐地收拾東西。她沒來由的想著若是這場雷陣雨能永遠不停止地下著該有多好,因為比起晴天,似乎陰雨天更加適合她。
來到了鞋櫃區,已經關上了燈的走廊使其略顯昏暗,也許是沒料到這個時間天色會暗得這麼快吧,她憑著記憶在黑暗裡摸索著自己的鞋櫃,不料卻錯開了MIKU的。
……
看著曾經是自己好友的室內鞋,她竟然感傷了起來。
 
對於MIKU的躲避,即使她表面上裝得再怎麼淡然、冷漠……要說完全不在意,那絕對是騙人的。
好笑的是當她一查覺到這股失落感就立刻強硬加上鄙視與不屑的態度來應對、逃避,好讓自己那顆真正受到傷害的心被掩埋起來,藉此保有她的自尊。
獨自在圈圈裡編寫著她的刺蝟理論──因為她不稀罕這段友情,自然也就不需要;而既然不需要,那失去這段友情也無傷大雅。初音MIKU算什麼?才不值得她傷心難過──
 
在自己騙自己、一再地惡性循環下,不知不覺間耗盡力氣。
想起以前愉快相處的日子心裡只有無限的感概。
 
「哈!」
RIN一手心覆上了半邊臉,仰頭併出冷笑。
時而漠然時而多愁善感、時而冷酷時而脆弱不堪……如此反反覆覆、瞬息萬變的個性,該不會就是要發瘋了的徵兆吧?
也罷!──她嘴邊的笑意變得濃烈──說不准就這麼瘋了還比較幸福些?
 
「不好意思……」雨聲中夾帶的男聲讓RIN瞬間愣住,可能正是被雨聲掩蓋的緣故,讓她沒有察覺此空間裡還存在著另外一人。
望聲音處看去,微弱光線下不難辨識出這位男同學有著一頭綠色短髮,而從制服看來是國中部的學生。
國中部來高中部做什麼呢?回過神,她以最快的速度回復心情。
「有事嗎?」
綠髮少年面帶禮貌的微笑:「妳是RIN學姐吧,不好意思,請問MIKU在嗎?」
真是怪了,怎麼最近盡是些陌生人認識她。「你是......
少年眨了眨綠色的瞳孔,RIN才剛問出口隨即就明白了。
 
「我是她的弟弟,MIKUO
RIN也回以一笑:「喔,你好。」看著酷似MIKU的輪廓,她有種倍感親切的感覺。
「我是來拿東西給她的。」
RIN看著他拿在手裡的信,微愣了下:「那是情書嗎?」
「對,不過是我朋友要給她的。」
真奇怪,那為什麼不回家再拿給她呢?雖然有點疑惑但RIN並沒有多加思考,她聳了聳肩:「很遺憾,她已經先走了的樣子。」
「是嗎。」MIKUO微微嘆了口氣:「本來想直接拿給她省得麻煩的。」
 
「不然就她的放鞋櫃吧?」
RIN指了指正好被她開起的櫃子,MIKUO勾起嘴角:「好主意。」
 
將信安頓好後,MIKUO望向外頭的壞天氣突然意識到什麼似的說:「學姐忘記帶傘嗎?不然怎麼這個時間了還待在校舍?」
「帶著唷。」RIN摸出了自己的摺疊傘證明。
「是嗎,那就快點回去吧,時間也不早了,家裡的人會擔心的。」
 
──「放心吧,他們不會的。」
MIKUO撐開傘才剛要踏出的步伐,被這句話給猛然限制在原地。
RIN有些納悶著少年的反應,然後看著他放下傘回過頭來──
 
「怎麼了?」
「難道妳也是......
 
觸電般,RIN在那流轉著憂傷的深綠色眸子裡,隱約看到了某種與她相似的東西──
 
 
──「嗯?原來MIKU有弟弟啊。」
──「有啊,他叫MIKUO,國三生。怎麼說呢......我和他很沒有交集,感覺雖然是我的家人,但卻和陌生人一樣。」
──「感情很差嗎?」
──「也不算差,我們也會打招呼啊......應該說是不好也不壞吧。我和父母的感情比較好,嘿嘿。」
 
 
 
那一天下著雷雨的傍晚就是她與他命中注定的相遇。
──她如此深信不疑。
 
 
 
TBC.
 
- - -
久違了各位~ 一個月了吧,呵呵呵……((
這次除了忙碌,其實更大的原因是卡文 ( ,_`)
為了怎麼把RIN那種外表帶刺但同時又在已經受傷的心底再度燃起期待然後又自己潑自己冷水的這種自虐矛盾揣摩出來,我真的想了很~~~ OTZ  腦細胞都快不夠考試用了~QAQ
話說回來,計畫了將近一年多的第二位男主角此刻總算是現身了((抹淚
(這裡再次感謝不離不棄陪伴此文一年了的各位親們 <(_ _)> )
這位MIKUO可是重要性不亞於LEN的存在唷 (*≧∀゚)b
 
另外……希望看文的孩子們能給點感想吧 QWQQ 這可是我卡文時的精神糧食啊~~((嚼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