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lusory moon-

關於部落格
Jack Frost x Elsa 大愛ヽ(*´∀`*)ノ
OP女王根本帥爆了!!

噗ID:chia_hua_69
P網ID:2306543
  • 446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Vocaloid]-扭轉,重來(レンリン)07

  07.
 
月光下,披著斗篷的少女走近她的愛馬。
「喬瑟芬奴……」她捧著馬頭將頭靠了上去,嘆息。
淒涼空曠的街道與另一頭皇宮前熱鬧的廣場形成強烈對比。毋庸置疑此刻是離開的最好時機。
 
『妳打算去哪裡?隨便找個地方躲起來不是比較簡單嗎?』
『我知道……只是我不想讓LEN找到。』不想讓他看見自己狼狽的樣子,她搖頭逼自己別再胡思亂想。
『找到也無所謂吧,反正他又不會記得妳。』
『可是——』
RIN——!!!」
劃破寧靜的聲音讓她心臟漏跳一拍,RIN還未轉頭手腕上就一緊被牢牢鉗住。
 
LEN……
「妳、妳要去哪裡?啊?」他急喘著氣,顯然找了她許久,一路跑著過來。
怎麼也沒料到對方這麼快就發現自己不見了,一向冷靜的她也有些手足無措,「酒喝得有點多、我只是想去散散步——」
「別騙我了!!」
那簡直急著逃離他似的,LEN胸口空落落的,不安感籠罩全身上下,他不禁後怕,是不是他剛剛沒有察覺RIN離開了的話,就再也見不到她了?
 
他逼視著對方,少女的沈默不語讓一股莫名的委屈湧上眼眶,「為什麼要離開?告訴我我到底做錯了什麼?是我沒有殺死初音MIKU所以妳失望了嗎?討厭我了嗎?不要我了嗎?」
RIN只是不停的搖頭。
「哈。」他自暴自棄地鬆開手,疲憊地低下頭,嗚咽的聲音像隻受傷的狼:「那妳說啊……好好說出來,我一定改好不好?不要這樣一聲不響的丟下我啊,姐姐……
——姐姐......
RIN瞪大雙眼。
 
多少次了?同樣的人、相似的場景、脆弱的承諾。
——「我不會忘記RIN的,我們一定還會再見面的。」男孩說。
——「等我逃出去就找妳會合......沒事的,我們長得這麼像,一定不會有人發現的。」少年說。
 
悲哀的雙子,分離的命運。
 
 
頃刻,時間就像慢了下來一樣,RIN不再躲避LEN的眼神,她緩緩看向他,凝視著他。
 
她知道有些事再不說,就永遠沒有機會了。
RIN面對她這輩子最愛的人,一手緊緊抱住他一手遮住那雙受傷的眼睛,將下巴放在他頸窩上,輕輕嘆息。
「我永遠也不可能會討厭你的,因為我愛你,最愛你了。不是親人的愛,是情人間的,我想成為你的妻子,我想霸佔你的一切,我想你的眼裡只有我一個人。」她感覺掌心的睫毛微微顫動,她淡淡一笑:「知道嗎?我就是這麼瘋狂的愛著你,所以嫉妒MIKU,嫉妒她能吸引你的目光,嫉妒她可以毫無顧忌的和你相戀。相戀?我怎麼可能忍受你丟下我和別人在一起呢?我得不到的別人也休想奪去。所以我一找到理由就下令滅了她的國家,還要你親手殺了她。」
 
LEN想舉起手卻發現身體動彈不得,連聲音也無法發出來,只有眼睛在黑暗裡不停開闔。RIN察覺了,她溫柔地道:「累了嗎?抱歉喔,就快結束了。」
她微拉開距離,踮腳親上弟弟的嘴唇,聲音輕微顫抖:「於是你就殺了MIKU,帶著一雙沾滿愛人鮮血的手,在黑暗的房間裡哭泣,我知道我錯了,在聽到你的哭聲的時候我也心痛得快要死去……可是不能回頭了,我該怎麼辦呢?那些憤怒的人民闖進來時我都準備好下地獄了,你卻穿著我的衣服把我推進暗道,告訴我在外面會合,要我等你……
RIN再次抱住他,用盡所有的力氣,全身都在發抖:「……我等了又等,等了又等,等來的卻是、卻是你斬首的消息……」喉嚨乾澀得厲害,再次開口聲音都岔了:「你明明答應我的,說好要重新生活的啊……可是你卻在廣場上、斷頭台、我……
RIN哭了,泣不成聲。
那種無法呼吸、全身發寒的感覺記憶猶新,她的世界毀滅的瞬間,所有人都在歡呼,只有她站在原地絕望,瀕臨崩潰。
 
掌心傳來濕潤的感覺,LEN也哭了嗎?
她反而破涕為笑了,帶著鼻音道:「還記得你告訴過我的傳說嗎?『把寫着願望的紙放在瓶子裡丟進海裡的話,總有一天,願望就會實現。』……所以我回來了,為了贖罪、為了還給你幸福,我回來了。」
她鬆開懷抱,放下手,凝視著那雙同樣泛著水光的眼睛。「可是現在我必須走了,已經沒有遺憾了呀。」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想要什麼就必須付出同等的代價。
 
「如果還有來生的話,再一起玩吧。」
淒美帶淚的笑容像照片一樣定格,烙印在視網膜上,LEN再也無法抵抗強烈的睡意,跌入黑甜的夢境裡。
 
將失去意識的少年抱在懷裡,RIN向前方的紅髮女人點頭,「那麼就麻煩妳了。」
「好的。」新任女王示意隨侍上前接下少年,然後向少女深深鞠躬:「請一路好走。」
少女攏好斗篷翻身上馬,消失在夜色裡。
 
 
清晨,黎明的光驅散了漆黑的夜空,金髮少年醒了過來,難得一夜無夢,神清氣爽。
但是好像忘了什麼,是什麼事呢?他左思右想還是沒有答案,索性拋下那莫名的違和感,準備早餐去了。
 
森林裡的某處,一隻伏地的白馬旁散落了一整套華貴的禮服和粗糙的斗篷。
衣服上除了餘溫,其他什麼也沒留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